荆歌

荆歌资深作家

暂无

还没有填写个性签名

1960年春生于古城苏州。1976年荆歌高中毕业后,到照相馆工作。1978年入苏州师专学习。1980年2月至1988年4月在吴江多所中学任教。1988年4月调至吴江市文化馆创作部工作。20世纪90年代开始小说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枪毙》、《鸟巢》、《爱你有多深》和小说集《八月之旅》、《牙齿的尊严》等。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长期居住在苏州郊外小城吴江。




作家简介

1960年春生于古城苏州。在照相馆、中学、文化馆等单位工作过。20世纪90年代开始小说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枪毙》、《鸟巢》、《爱你有多深》和小说集《八月之旅》、《牙齿的尊严》等。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长期居住在苏州郊外小城吴江。

1976年荆歌高中毕业后,到照相馆工作。1978年入苏州师专学习。1980年2月至1988年4月在吴江多所中学教。八十年代师专毕业后当过8年教师。1988年4月调至吴江市文化馆创作部工作。1982年写诗。90年代起从事小说创作,在《人民文学》、《收获》、《花城》等刊发表作品逾200万字。






写作特点

与生活同步

写作,毫无疑问,是一种横亘在作家和文本之间的介入活动。然而,对生活的介入本身依然在姿态、方式、程度等等方面有着种种的不同。在我的阅读经验中,所谓的新生代作家大多是拒斥历史的,他们以当下状态对抗时间的压力,以瞬间感悟解构深度模式,更以对生活的冷漠标示自己的决绝姿态。因此,似乎可以认为他们的写作行为是与生活同步的,是一种比附的过程。


超越于生活

对于荆歌来说,事情就显得比较复杂——他的文本与生活不再是线性的比照关系,而是不可思议地呈现出了格外缠绕的面貌。在他的文学世界里,写作也许只是一种延宕或者可以称为“后过程”。即是说,作家在文本中所传达的意绪其实是对生活的某种总结,是经过对生活的长期浸淫后自动地从时间水面浮现上来的,而不是仅仅由生活中的当下感受构成的。因此,荆歌的文本大都是一段凝缩的历史或某种对生活形而上思考的具体表现,具有某种刻意的精致品格。

但是,这并不是说荆歌的创作是纯粹建立在他的生活哲学之上的,只不过当下感受在他的文本中被作了某种处理,染上了超越于生活之上的种种色彩,反过来构成了对生活的智性审视。因此,荆歌的小说大多都呈现出一种“回视”的形态,努力地以记忆的方式调整作家与生活之间的关系,使得他在介人生活的具体方式上与其他新生代作家有着明显的区别。


《漂移》

在荆歌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漂移》中,整个文本其实都是建立在对记忆的依赖基础上的,因而文本所呈现的过去时态的历史面目就格外显著。家族史在文本中起到了负载全部叙事行进的巨大作用,由此导致的线性结构也就十分J顷理成章了。钮家父子身上体现的不仅是作家揭示历史真实的“野心”,也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一种具化物,再次宣示了历史前进的铁面逻辑。

尽管在整个小说中情节的突然转折屡见不鲜,但是纵观整个文本的行进节奏和最终走向,我们就可以知道作家笔下的这些人物其实是无法逃脱历史的残酷性的。所以,将这篇小说称为历史小说未尝不可,只是作家在其中并没有将人物处理为逻辑的例证和符号而已。总之,在荆歌的三部长篇小说中,最早的这部《漂移》毫无疑问是具有最完整的记忆形态的,是对历史最具有亲和力的。


《粉尘》

长篇小说《粉尘》把空间设定在乡村中学之中,在一个微小得近乎局促的环境中展现人物内心的巨大波澜:同时将讲述过程处理为一般过去时的顺叙,在对往事的温婉叙述中再现历史的真实情态。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部小说里,历史其实是呈现出虚拟状态的,就是说如果将其替换成现在时态一样也会将小说的意蕴完整地传达来,不会损害文本应有的整体效果,只是作家也许不得不寻找另外的表述方式,考虑文本行进的合适途径。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因为,作家并没有立意要对历史本身进行重估和反思,相反,作家的着眼点始终都是放在对人的内心世界进行放大观察上的。可以认为,荆歌在小说中进行的是对人性、人心的发掘和剖析,而记忆则充当了这种努力的场所,历史因而退缩到了文本的边缘,默默无闻地担当起自己的责任。但是,就记忆对文本的重要性而言,它又是不可或缺的。人性的各种因素都赖以得到鲜活的呈现,文本的主题则具体而微地散布在以记忆形态出现的历史的各个角落。因而,《粉尘》所显现的作家对记忆的介入状态较《漂移》是有明显退缩的。


《民间故事》

到了《民间故事》这里,历史的萎缩态势就更加明显了。对民间故事的追寻始终都是笼罩在作家对当下生命样态的描写之下。有趣的是,在文本中,孟姜女传说的来龙去脉实际上担当了整个小说情节发展的有机线索,而故事本身则被置于巨大的解构热情之下,显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其朦胧的形态让人无法分辨真实与否。记忆,在这里更是退化为一次次的寻找过程,彻底失去了自己的独立地位,“沦落”为小说展现人类生存境遇的一个舞台。虚化的记忆形态使得历史的面目骤然模糊起来,同时也呈现出断断续续的不连贯状态,这与他以前的小说就有了显豁的分阈。


总结

在分别透析了三部长篇小说中的记忆方式和历史形态之后,我们不难发现作家主体介入的明显变化轨迹,那就是对记忆的逐渐冷淡导致了历史在文本中吊呈现出越来越支离破碎的面目,而对当下生命方式的探询却从记忆和历史的背后走到了文本的前台。这种转变以文本的方式体现了作家介入生活的态度开始发生一些变化,即对文本与最广阔的生活之间的关系有了重新的认识,也标志着作家具有了自己全新的叙事伦理。因此,这种转变是深刻的,对作家自身来说就尤其具有重要的意义。对新生代作家群体面貌来讲,这种转化无疑是具有典型性和历史意义的,它很可能是新生代小说的一次自我蜕化和精神飞升。




个人感言

在朋友们面前我是活泼开朗幽默的,在私下里我是阴郁孤独乖张的,因为这样的性格,又因为童年不幸的生活,以及父母之间的纷争,让我不敢相信我会拥有美满的婚姻生活。

三十岁的时候我想我不能再这么玩下去了,我需要一个安定的家,我应该结婚了。这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郭蔚,她比我小3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小,是典型的江南人,长得很秀气,细眉细眼的,身材娇小玲珑,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没有一见钟情的触电感觉,朋友介绍我们认识,给了我们两张电影票就走人了,我记得当时我们看的是武侠片,片名也忘了,看完电影我就把她也给忘了。

婚前我们相处得非常别扭,干什么都是不欢而散。两人打算结婚了,到上海南京路的王开照相馆去拍结婚照,都想不起来是为了什么,在南京路上不欢而散,当然,最终还是在旅馆会合了。就是在蜜月旅行中,也是这样。因为几只猴子,我们在张家界赌气分了手,我往山下走,她只管上山。后来我感到害怕了,因为我突然想到,她的身上没有一分钱与我失散之后,她将怎么回家呢抬头看山,她已经爬得很高了吧山谷里飘落下一个塑料袋,令我惊心———我当时误以为是她纵身从山崖跳下了。我决定立即上山找她。我找到了她,我们快乐和谐的婚姻生活才算是真正开始。

我们友好地相处着,恩爱有加。时光不知不觉地从我们身边溜走。我属于特别珍惜家庭的男人,主要是我尝到了家庭的甜头。决定和她结婚没有考虑太多,并不是碰到她觉得特别合适才准备结婚。当时我们的关系很一般,离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也没有认真去操办。结婚以后我和她反而恩爱起来,所以,我觉得婚姻的好坏主要靠运气,运气好了,良性循环,你会用全部的热情来对她好,理性上讲是值得,感性上是你不由自主地愿意爱护她。

对妻子来说,我是一个细心的男人。我是专职作家,在家的日子多,总喜欢买菜做饭洗碗,为她提供新鲜的菜肴。我陪妻子去购买服装,许多时装店里都留下了我44码的足迹。我为她的衣着打扮出谋划策,并总是鼓励她不要被昂贵的价格所吓倒,我对她说,买十件不三不四的,还不如有一件惊天动地的。我还对她说,18岁的少女穿廉价衣服没什么,过了30岁的女人如果不穿好衣服,那就是寒酸和落拓。我还会缝纫,锁钮扣和缀边也是我的专长,我甚至有过学习编织毛衣的打算。太阳偏西的时候,我会把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都收下来,一件件折叠得整整齐齐。有时候在衣服上发现一只蜘蛛,我就会很高兴,我外公说过的,那叫喜蛛,见了它就会有好事降临。

我和太太天生性格比较般配,我喜欢老是我奉承着她,而不是她来奉承我,她也不会反过来欺负我。她表现得被动我就特别有动力。有人说,婚姻就像跳探戈,你进一步,他就退一步。这个说法很形象,也只有这样夫妻才能不相互踩脚。




最新热帖
最新好书推荐
  • 白水青菜

    白水青菜

    作者:潘向黎

  • 在暗夜中欢笑

    在暗夜中欢笑

    作者:陈河

  • 爆炸

    爆炸

    作者:荆歌

图片
无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