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资讯 > 两个满怀深情的人

两个满怀深情的人

来源:华语文学网  作者:刘晓蕾  发布于:2023-12-29  点击:436

脂评曾谈及八十回后的文字里,有“情榜”,宝玉是  “情不情”,黛玉是“情情”,意即宝玉对整个世界都情深意重,黛玉则是以深情人对深情人。换句话说,宝玉的世界更大更辽阔,黛玉的生命更集中更富有激情。


宗白华这样写晋人之美:“深于情者,不仅对宇宙人生体会到至深的无名的哀感,扩而充之,可以成为耶稣、释迦的悲天悯人。”所以,有人评价宝玉是“未成道的基督和佛陀”。


宝玉挨了打,袭人和宝钗都说:早听人一句劝,也不至于如此!黛玉来看他,哭红了眼睛,抽抽噎噎地说:“你从此可都改了罢。”他答:“你放心……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


玉钏端荷叶莲蓬汤过来,宝玉因金钏之事心怀愧疚,哄玉钏喝了一口,汤洒了,他烫了手却只管问玉钏有没有烫到。恰好傅家婆子来看宝玉,无人处,一个说:怪不得人家说宝玉糊涂,果然呆气。另一个说:千真万确有呆气!大雨淋成落汤鸡,反提醒别人避雨,看见燕子就跟燕子说话,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咕咕哝哝,没人时自哭自笑。一点刚性都没有,连毛丫头的气都受。


傅家婆子眼里的 “呆气”,“没刚性”,正是宝玉的“情深意重”,这是他的生命哲学,至死不渝。


而黛玉,她葬花、写诗、爱上宝玉。她扛着花锄,对要把落花撂在水里的宝玉说:不好。水会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会把花给糟蹋了。那边我有一个花冢,不如把花儿扫了装在这绢袋里,用土埋了,日久随土化了,岂不干净?


芒种节那天,众人都在园子里饯别花神,唯有她,独自为落花哭泣:“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追问“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发现世界“不可居住”,洞悉爱情与生命的双重悲剧,并决意“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这样的黛玉,是真正的诗人。


听到“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宝玉也恸倒在山坡之上。


这两个深情之人,就这样,看见死,看见生,对人生进行终极追问,跟世界建立了无比深刻的关系。对他们来说,活着,不仅仅是活着,而是灵性的存在。那些自愿认同现实的人,躲在套子里,只能看见方寸之地,一不小心就成了尼采说的  “穿制服的人”,“焦躁地把衣领拉过耳朵”,不懂爱,也看不见美。


宝玉和黛玉,是把灵魂写在脸上的人,怕读闲书“移了性情”的宝钗,永远理解不了。


在第二回,曹公曾借贾雨村之口,说:人有“正邪两赋”——人禀气而生,气有正邪,则人有善恶。还有第三种人,身兼正邪两气,“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


这段话漂亮极了!他接着列举了陶潜、阮籍、嵇康、刘伶,还有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以及卓文君、红拂、薛涛、朝云,这些人都是禀  “正邪两气”之人。有君王,有隐士,有戏子,还有文青,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满怀深情——痴迷于爱情或艺术,灵魂丰盈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