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资讯 > 致敬,洛城一一华文文学创作的重镇!

致敬,洛城一一华文文学创作的重镇!

来源:华语文学网  作者:陆士清  发布于:2018-07-05  点击:217


作者陆士清


期待已久的北美华文文学论坛在洛杉矶开幕了,我预祝会议取得成功!


三十一年前,因在圣塔巴巴拉做访问学者而多次来过洛杉矶,那时洛杉矶的华文作家特别是新移作家还不多,三十一年后的今天,洛杉矶的华文文学创作己经有了巨大的发展。据北奥会长介绍,洛城作协会员已有120多位,超过了整个欧州(欧洲华文作家为112多位)。不仅阵营强大而且成果丰硕,近三年中有超过二十多位会员出版了四十多部著作,还创办了多份华文文学副刊和杂志,创会会长肖逸先生和卢新华、叶周、北奥、黄宗之、施玮等等,都是驰誉于中国当代和世界华文文学文坛的作家。洛城是北美华文文学创作的名副其实的重镇!在此我向洛城的作家朋友,向洛城作协致敬!


虽然洛城作家的作品我读得有限,但我已从他们的创作中感受到了相当鲜明的文学精神,这里我想作个简单概述,以揭示令人欣喜的风貌。


首先,洛城作家与中华民族共命运。


与中华民族共命运!或许有人会说,我在给戴高帽子。不,我是有事实根据的。这里不能不说到卢新华。1978年8月11日,上海《文汇报》发表了他的处女作短篇小说《伤痕》,开伤痕文学的先河。这篇小说最初是贴在年级的墙报上的。我没有看过墙报,但他投稿到上海《文汇报》后,《笔会》主编将清样寄我征求意见,我回答徐开垒先生:“发,石破天惊!”曾经有过争论,伤痕文学的代表作究竟是刘心武的《班主任》还是卢新华的《伤痕》?我一直认为是《伤痕》。因为《班主任》只从文化的单一视角揭露左倾思潮的危害,而《伤痕》则从政治、思想、伦理道德的整体上颠覆了无法无天的“文化大革命”。卢新华创造了历史!更重要的是卢新华始终在思考中华民族的命运,关注中国的前途。他的长篇小说《紫禁女》是象征性小说,也可以说是一则政治的或文化的寓言,是对古老封闭中国开放的方向和前景的思考。他的近作《伤魂》,是对伤党伤国伤了民族之魂的腐败的痛击。这部小说在出版之前我就读过他的原稿。每次我读他的作品后都会给他回应,这次没有,新华也未来电要听我的意见。那天我一个晚上没有睡好,深深的忧虑和担心。担心之一就是怕这部作品无法出版。值得庆幸的是,小说还是面世了。最近两三年,针对中国知识阶层浮躁利逐利的倾向,他以自己读好“三本书”作为人生守则加以引导,得到了广泛的认同,成了去年浙江省的高考作文题。试问,卢新华如果没有与中华民族共命运的精神,他能如此地与本民族忧患与共吗?


创作中体现与中华民族共命运的当然不只卢新华,我相信洛城的华文作家都会有这样的情怀。而且也不只对中国发展中出现的问题的批判,也有对中国崛起的热情拥抱和欢呼,北奥会长的《小瑛子的故事》,写的就是中国的发展终于改变了小瑛子的命运,她女儿考上了大学,圆上了她当年的大学梦。他的《小安子的故事》更是.对中国巨变的直接描写。他随美国西部华人华侨代表团参访中国安嶶,目睹当年贫病交迫的同学小安子,在中国发展中,由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成为六安市的副市长,小安子赤贫的家乡六安市,现今是金黄的油菜花遍地,高速公路延伸,建筑架林立,一派生机昂然。北奥写道:“小安子,你让我看到的变化也是整个中国发生的变化……回到美国后我一定要用我的笔写出我看到的变化,为中国三十年走过的道路,为千百万农民生活发生的变化唱出最美的赞歌!”他的长篇报告文学集《1984一一天使之城的奥运往事》,章节标题中就可感受到那情感的脉动。《中国终于实现了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超神勇立大功神奇的中国男女体操队》、《女排发威创奇迹洛杉矶奥运勇夺桂冠》!仔细体会一下,这些标题里承载着怎样的扬眉吐气的中国人的翻身感!


第二,抒写中美人民的友爱,中美文化的碰撞、互鉴和相融。


北奥会长的《我的美国妈妈》一文,以质朴厚重的笔墨,写了一曲中美人民友爱的颂歌。美国干妈干爹对中国人的那特殊的关爱,北奥一家视两位老人如亲爹亲妈而不忘感恩事迹,感人肺俯!北奥会长说:“中国的妈妈生养了我,抚养了我。到了美国遇到了美国的妈妈,她使我有了今天,使我扎根美国并且爱上了美国。”这是北奥美好的感恩真情的流露。


这里要说到黄宗之和朱雪梅两位,他俩都是学医的。他们既是科学伉俪,又是文学伉俪。既是新移民的科技精英,也是新移民有文学创作丰富实绩的作家。从1999年开始文学创作以来,发表了《阳光西海岸》、《未遂的疯狂》、《破茧》、《平静生活》和《藤校逐梦》五部长篇小说以及二十余篇中短篇小说和散文。他们深入观察、研究美国社会生活和文化以及中国移民在其中生话逐梦的状况,坚持写新移民的生活,走新移民写作道路。尤其是以他在女儿教育问题的实际经验为基本素材写成的《破茧》,展示中美教育观念的碰撞、冲突和相融,正如刘俊教授所评论的。作品“将美国华人把自己的教育梦融入美国梦的过程展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昭示不同文化观念、不同代际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以达到促使华人从传统的教育观念中清醒过来,将对美国教育的“想象”化为需要面对的“现实”,从而最终真正通过教育梦,实现美国梦。”而黄宗之自己则认为“破茧”的写作也是自己的成长的过程,脱胎换骨、化蛹为蝶的过程。还有一点我极为赞赏,那就是他们始终坚持对华人作正面描写,他们笔下人物形象,都是有血有肉的,都是努力工作、爱家勤奋、待人如己的人物。他们身上都有着融入血脉中的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第三,深刻挖掘人性,揭示人性的光辉,期待人性的升华。


叶周先生是革命文学前辈叶以群先生的公子,我就是读了以群先生的文章和书考大学的,所以认识叶周时有着特别的亲切感。他的长篇小说《美国爱情》和《丁香公寓》有一个共同的要素,那就是人性的变异和坚守。人性是个复杂的东西,《三字经》开宗明义就说“人之初,性本善”但真是善吗?黑格尔老人说:发现人性善是伟大的,发现人性恶是更为伟大的。不管本善本恶,后天的教育和环境影响则会牵动人性的走向,这就是所谓“性相近,习相远”。《美国爱情》中陶歌三段爱情故事,实际上是在美国社会环境里,人性趋向于逐利的变异,以致于夫妻反目,爱情解体。当然也有坚守的,陶歌与恬恬的成为生活伴侣,应该就是。叶周的长篇小说《丁香公寓》,这个书名就很刺激像我这样人的眼球。上海有一座久负盛名丁香花园,是清朝北洋大巨李鸿章之幼子李经迈的住处。这座西式花园洋房,文革初期是上海市委徐景贤直接领导的写作班的驻地。他们有个笔名,叫丁学雷,意思是丁香花园一班人学雷锋。他们亵渎了雷锋这个名字。他们是“四人帮”的打手,“文革”中向人民发射了许多罪恶的子弹。所以一读到《丁香公寓》,我就想到了丁学雷,想到了“文革”浩劫。《丁香公寓》的故事,是中国“文革”这场浩劫的一个缩影。公寓中的高干、知识份子一一作家、电影明星,以及民族资本家等等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他们从革命者或者同路人跌落成革命的对象,他们的孩子们也从花样年华跌落入惨痛的漩涡。值得赞赏的是,叶周先生没有止于“文革”苦难的描述,而是在这场浩劫中深入挖掘人性,揭示人性的黑暗和光辉。《丁香公寓》里的郭子们,在他人种下的罪恶中冶炼,最后收获了光明。真是千磨万击,玉汝于成!这也是小说的成功之处。叶舟先生的散文《生命中的一道闪亮》,写的是他的母亲和潘汉年太太,这两位女性,在潘汉年遭遇诬陷,以群先生诀别人世后所表现出的人性光辉动人肺俯。潘夫人确信所爱是真正的革命者,她要与潘汉年把牢底坐穿,最后以生命殉情于潘汉年先生!同样,叶夫人对爱坚贞如铁,在艰难困苦中顶住压力,初心不改,承担了母亲的责任和家庭的担当。她们是黑暗时段的闪电,人性的光辉灯塔!


这里还要说一说施玮,她是诗人、画家、小说家,出版四部长篇和中短篇小说集。她的《世家美眷》、《放逐伊甸》和《红墙白玉兰》,虽然人物故事各异,但都是写爱情的,所以我们将之称谓爱情三部曲,我将《世家美眷》概括为女性意识的充分释放,将《放逐伊甸》概括为在诗情与物质诱感中徘徊,将《红墙白玉兰》概括为在情欲与良知中挣扎。这三部作品写的是爱情,通过爱情展示的是人性。人,男人女人的需要与追求,在不同环境里人性的波动变异和扭曲,但更重要的是期待人性的升华。她还有长篇小说叛教者。关于施玮,我们另有专题评述,这里就不展开了。


洛城作协群英荟萃,创作成果丰硕,必然还有更多的思想上艺朮上精彩之处,在中华民族进入新时代的今天,洛城华文作家必将发挥更大的文学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