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孵化基地 > 阅读内容

秋季无风(二)——王新梅

作者:民族创作    更新时间:2014-07-21 13:39    点击数:2140    评分:
(0人评论过)

到今天,秋子仍然觉得她和X的相识是老天爷安排好的。如果把缘分的概念理解为一种巧合的话,在心底,她仍然觉得他们是有些缘分的。

刚进入九月份,秋意渐浓,这个季节天高云淡却让少女容易多愁善感。金黄色的树叶在微风的轻拂下从上空掉落下来,秋风吹过,稀疏的枝条发出寂寞的呻吟。

星期五下班后,秋子匆匆向家里赶去,下午八点她将去参加一个朋友结婚前一天喝花茶的邀请。秋子的朋友叫芳,即将和她结婚的男孩苦苦等了芳两年,芳一直未应允。男孩今年夏天被单位提升了主任,芳也匆忙地答应了,并闪电式地进入了恋爱的最后一个阶段——结婚。对于芳这种举动,许多女友在抱之以嘲讽时,不免也生出一些羡慕还是嫉妒的情绪来。

下班后,秋子穿上才买的一件质地良好的粉红色洋装,里面配了件紧身的白色体恤衫,下面穿了条驼色西裤,使个头一米七零的她亭亭秀丽。特别是上身的搭配,映衬得她的脸庞清雅秀丽。秋子在镜子前转了个圈,向镜子里的漂亮女孩自信地笑了笑。然后,拿起包,对坐在沙发上织毛衣的母亲说了声:“妈,我今天下午回来晚点”。不管母亲什么反映,拉开门,轻捷地跳了出去。

那天秋子和几个女孩走进坐满人的屋内,第一眼看到的就是X。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控制了秋子,像被电击了一般,她愣住了。而X也正望着从门外进来的一群女孩中皮肤白皙,眼睛大而有神还直愣愣地望着他的女孩子。

那天秋子多美啊!连明天要做新娘的女友也禁不住嫉妒道:“秋子,你太漂亮了”。

或许X从秋子的双目中读出了她的纯真和多情。冥冥中,他们都觉得对方像似曾相识的朋友。“在梦中吗?不,这不是梦。”秋子忽然恍悟,这才是曾长久刻划在自己心中的男子形象。不仅是英俊帅气的面孔、魁梧挺拔的身材-----还有那样的一双望着你时会说话的眼睛。有凝视、有询问、有惊诧------好像曾经偶遇过的一个人。在梦里,还是许多年前------。有这种感觉的人,大概多半会一见钟情吧? 就像贾宝玉和林黛玉。

他们竟旁若无人地对望了好一阵,秋子浑身的血液聚集在头顶,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了一下。这种感觉她以前从来没有过,以后也没有过。

恍惚中,连主人备好的丰盛晚宴也没心思吃。X正好坐在对面八九个男士围成的餐桌上。每一次举筷,X都吸引着秋子忍不住把目光悄悄地飘过去。有时,正好和他投来的目光相遇,羞红立刻涌上了她的脸颊。她收回目光,低下头吃菜,她分明又感觉出他那道浓眉下的目光像X射线已窥测到自己内心的秘密。秋子的脸呼地一下烧了起来。

喧哗声,勺子、筷子和盘子碰到一起的声音此起彼落。这一切在秋子的心灵世界都淡没了。她沉浸在心灵神会的浪漫情怀中。

这次心灵的“ 神会”后,秋子久久难以平息心中的惊喜和激动。夜晚,她失眠了。眼前总是闪动着X那神情坚定,凝重而专注的目光。她反复回忆她与X目光相遇时的情景,重温自己当时的感觉,猜测着X的心思。末了,她断定他们是有缘的,与X的邂逅时命中注定的。甚至,朋友喝花茶的晚会也是为她和X的相见而安排的。她禁不住思绪绵绵,以为自己的浪漫、自己的纯情,自己的一切就是为他准备的,他终于出现。秋子设想这就是命运赐给她的机会。

情窦初开的秋子幻想着许多和X在一起的浪漫画面。梦里,也是与X挽手漫步------

一天、两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在秋子的生活里,什么事也没发生。秋子下班回家的路上并没有出现琼瑶书中描写的那些镜头。秋子曾经无数次设想,X会装作无意识突然出现在秋子下班回家的路上,拉起秋子的手,深深地凝视她,用他的眼睛告诉她一切------

“难道是我自作多情,还是他已有女朋友?”失望之余,秋子无根据地猜测着。

 

九月的秋天是这个季节最美丽的时候,气温不高不低,人们脱去穿了一夏的轻衫薄裙,迫不及待地换上不薄不厚的毛衣,钻进茸茸的毛衣里,久违的温暖、厚实使人们舒适和满足。于是,人们的心情也和天高云淡的天气一样舒坦、轻松,享受这个拂着轻风,留有一些温暖还充满诗情画意的季节。

以后,她果真再也没碰到过X。仿佛他是她生活中的奢侈品。有时她装作去芳那里借书,试想能碰到X。有几次,秋子几乎要忍不住开口向朋友芳打听X的情况了,可理智提醒她,一个女孩怎能如此唐突,会让旁人怎么想,更何况那天有那么多的男孩,X姓甚名谁自己都不知道,又如何开口向芳打听?

希望像黄昏中美丽的霞光一点点暗淡下去。但秋子仍痴痴地等待着,等待上帝不要忘了告诉X。

 

秋天是多风的季节。渐渐的。和X不期而遇的激动和快乐随风而去。X的魅力却未在秋子的精神世界中消失。她陷入了深深的惆怅伤感的情绪中。

尽管秋子非常喜欢秋天,然而不知什么时候她开始惧怕秋的到来。这个秋天的九月份的六号是秋子二十六岁的生日。呵呵,秋子应该六六大顺了,妈妈说。可现在一切对秋子来说,除了让她感到失望便是抱怨。爱情之路注定要颠簸了,工作忙碌也许会减轻她对这件事的烦恼,工作却偏偏清闲的无聊乏味。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得匆忙地去赶班车。到了单位后,还得笑脸相对那个古板、守旧、势力,对她颇有意见的秃顶领导。

唉!想到这些秋子的心里便不舒服。六六大顺,鬼话。那种对什么都不满意的情绪搅得她心烦意乱。

她再次想到X,X凝望的眼神。这成了生活中的某种希望。希望告诉她,也许有一天奇迹会突然发生的。

晚上,她把黄瓜片敷满脸上。仰面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什么也没想,也没什么可想的。这种没牵没挂的日子秋子厌烦极了。她真希望有些事情能使她大悲大喜,比如------比如-----秋子满脑子构思着荒诞离奇的情节。

她从脸上取下黄瓜片。在脸上涂抹了养颜露,接着象以往一样用手指轻轻地由下而上、由里向外拍打脸部。坐在台灯旁,把台灯拧到最亮限度,对着镜子看眼角是否有鱼尾纹。人们常说,女人的老都是从眼角鱼尾纹开始的。和她同龄的女孩都或迟或早有了这个标志,秋子天生好皮肤,不像别的女孩一到二十一二岁眼角的鱼尾巴便暴露无疑。她有意笑了一下,果真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了鱼尾巴。

“也许明年会更多的。”她惊恐地伤感到。

 

 

虽然,其貌不扬的区忠平没有给秋子似曾相识的良好感觉,不过区忠平一米七几的个头像张姨说的那样比上次那个小伙挺拔多了。他并没有城里有些小伙那种虚浮不稳重的感觉,近三十岁的年龄,方而坦阔的额头,下巴微露的胡须使他显得厚道、可靠、朴素。他和X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男人,秋子暗想。这种气质,使他身上显然缺少那种给人以倔强、冷峻和坚硬的像顽石般的感觉。

秋子不喜欢这种父亲式的大男孩。

 

和区忠平分手后,回到家里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往日秋子要看一个多小时的书后才熄灯睡觉。但今天没有。洗漱完毕,她关了台灯,便拥被躺在床上。黑暗中,情不自禁地用手指触摸自己的嘴唇。被区忠平吻过的双唇好像还留有区忠平嘴上的余温和气味。这是第一次被异性亲吻呀,回想着刚才和区忠平接吻的前后。后悔、失望和第一次被异性亲吻所带来的激动与说不清的感觉又一次涌上心头。她翻了个身,强迫自己闭上眼,可脑海里却像电影一样,一个又一个的面孔随着一件件往事显现。最后定格在那个给了自己不知道算不算做初恋和亲吻的男孩的面孔。

 

学校、周末、黄昏。秋子洗完澡回到宿舍在脸上涂了些护肤霜后,开始对镜子摆弄还没有干透的头发。之后,嚼了块泡泡糖,拿起一本书,躺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宿舍里的其它女孩都不在,有的到别的宿舍去玩,有的被男孩约去看电影了。宿舍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楼道里一两个女孩的嬉笑声。一阵风从外面吹进宿舍,送来了远处花池里的清香。

“咚咚”,是清脆的敲门声。拉开门,是他,他是班里的班长。个头高大的他因为清高寡言和书法方面的才气,成为学校好几个女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秋子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工作的接触使他们渐渐熟悉起来。共同的书法爱好更是他们有了许多话题。或许比秋子大五岁的他更像个秋子的哥哥,或许那年她还是个情窦初开、情事不晓的小女孩,也或是因为是同班同学少了因陌生而带来的神秘,秋子对他的优秀熟视无睹。

他们约好下午代表班里全体学生买点礼物去看望生病的班主任。

“不是说好七点去吗?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以为不去了呢” 秋子穿着外衣嘟囔着。头发没干透,秋子索性没像往日那样把它们束在一起,梳顺了散开披在肩上。男孩望着第一次披着长发和往日比起来有种异样美的秋子愣住了,没吭声,一会儿才自语道:“不迟,正好。”

从班主任李老师家出来,已是十点半了。他们正走在校园中心那条长而平阔的水泥路上。

下午的一场阵雨是此时的空气新鲜而润爽。秋子轻声地哼着歌,清风两袖般悠闲自在。夜风轻拂着秋子的歌声还有她的秀发。随之,发际洗发液的清香伴着曼妙的歌声飘散开去,梦幻似的,男孩沉醉在这美好的时刻中了。

男孩默默走着,像个行走的雕塑。

“快十五了吧! 你看,月亮圆了。”男孩忽然说。秋子闻声抬起头:啊,好美的月亮,镶在深而不黑的天空像自己做的那个布贴作品,那份生动和气韵打动人。异地也有和家乡一样美丽的夜空。活着多好呀!秋子动情地想。

快到宿舍时,男孩突然说:“我们去花园看看怎么样?”“哇,好主意!这么明朗洁净的夜空下花园的花是什么样的呢?”“嗯。”秋子愉快地答道。为这个绝妙的主意,她已经按捺不住地加快了脚步。

实验楼前安静极了。前面花园盛放着月季、玫瑰、美人蕉、黄菊,还有许多秋子叫不上名的花。白日的五颜六色这时在月光下全部成了浅浅深深的灰或者黑。白日千娇百媚此刻就像脱去盛装的舞女,有的安静,亭亭玉立;有的疲倦,憨然入睡,熟睡后依然保持优雅的身姿。秋子痴痴的看着联想着,仿佛自己也是其中的一朵花了。

在一朵伸出花园栏杆的月季前,秋子蹲了下去,用手捧着花朵,把它凑到鼻子前,猛吸了一下。一阵晚风送来远处哪个不知名的树的花香。“真香啊!”秋子贪婪的样子像个顽皮的小孩,大男孩望着竟痴呆了。黄昏的暮色里,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图画。“秋子。”男孩不由得喊了一声。秋子诧异地站了起来。大男孩向前一步,犹豫了一秒吧,倏地在秋子的左脸颊吻了一下。秋子被突来的吻吓懵了,愣愣地看着他,泪水哗地流了下来。男孩紧张起来,他没想到性情温和的秋子对他的吻会是这种反应。一看到他哭,不知该怎么办好,忙语无伦次一个劲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 秋子一句话也不说,木然地一动不动,大颗的泪水从她的大眼睛流出。

大男孩吓坏了,用双手去摇动秋子的双肩。木然伫立的秋子很快甩开他的手:“你,------讨厌!”秋子气愤而激烈地喊了一句。大男孩更加不安地自责起来:“是我错了,我不好,我送你回宿舍。”话没说完,秋子已飞快地转身逃也似地向宿舍跑去。

后来,秋子再也不愿和大男孩多说一句话。她认为是男孩玷污了他们纯洁的同窗友情。他怎么能这么自私放肆地伤害她。男孩后悔不迭,暗地向秋子赔礼,而任性倔强的秋子理也不理地用白眼翻他。

在那个成人班里,秋子是班里年龄最小的。这个大男孩不理解纯真的秋子那时更需要一个能够建立海阔天空般友谊的知己。父母言传身教使她从小就认为这个年龄和男孩谈恋爱是不正经的坏女孩。“我才不做疯女孩呢”这种潜意识支配着她的行为,使她成为班里、校园中许多男孩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小公主。现在这个比自己亲哥哥还要大,下颌上长出许多胡子的大男孩居然亲吻了自己。她真后悔自己当时因为紧张没有扇他一巴掌。

事随时移,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在一个个擦肩而过的异性中,秋子很少碰到像大男孩那种外表、个头和性格现在看来都是很不错的男孩。多年后对他那种举动的醒悟,已让秋子原谅了他。淡淡的伤感使她很像对那被自己翻过白眼,骂过讨厌的男孩说声对不起。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老师点评:
  • 评分:
    90
    很棒!
最新评论
我要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