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孵化基地 > 阅读内容

干地(下)——萨朗

作者:民族创作    更新时间:2014-07-21 10:43    点击数:2128    评分:
(0人评论过)

在这之前,我自认为和任何物种无缘,当然也包括女人。骗你是小狗,在我变成博物馆“该扔掉的扔掉”那一类之前,还是一个童子身。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的是,我从没爱过别人,也没被人爱过。我守着自己的童贞,就像守着一垅麦地,除了知道麦子可以吃之外,根本就不知道它还可以送给邻居家的姑娘。守住麦田,纯属一种无奈。可以这么说,我是一个没有理想没有爱欲的人,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事能和我扯在一起的,甚至亲娘老子死了我也不难过。小人物要死,大人物也要死;穷人要死,富人也要死。就像那架失事的飞机一样,170个人没留下一个活口,对家人来说他们是失踪了,对我来说他们是一具具没有生命的尸体。这些尸体里面什么人物没有,大到厅局级干部小到吃奶的婴儿,中间还有大老板大明星大毒枭。早晨出门的时候高高兴兴地和家人说再见,只一会功夫就全变成了焦炭。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们死在何方。他们的身体碎瓷器一样洒了一地,平日里个个傲然于世谁也屁台谁,现在却血肉相连,不同阶层不同种族不同血型的人,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拼盘,形成了一道人世间最美丽的风景线。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是没有办法去说清楚的。顺其自然吧。

自从我把干尸变成僵尸以后,我胆小如鼠的毛病才有所改变,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我觉得有一条封冻多年的冰河开始松动了,这条冰河就是我心灵的极地,我仿佛能听见厚厚的冰层嘎嘎裂开的声音,冰块随春水而去,留下了大片大片的湿地,阳光终于照在这处阴暗的土地上,四处开满毛绒绒的鲜花。我整天都处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中,不知道有谁愿和我分享这春暖花开的日子,我想把这种美好的感觉告诉周围的每一个人。但是没有人愿意听我说,人们对我不感兴趣。

僵尸只是一个很好的听众,但他不能分享我的快乐。

在一个我快乐得快要发疯的晚上,我从歌舞厅带回来一个叫点点的四川姑娘。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像一只疲倦的羔羊。她在我的床上一睡就是两天,醒来之后就开始大哭大叫。点点发现自己少了一只乳房,就怀疑我和僵尸对她做了手脚,哭着闹着要去报案。后来她彻底清醒了,就说乳房是女人的命根子,少了一个还能继续战斗,两个都没了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她觉得癌细胞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另一个乳房转移,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失去另一个乳房。如果那样她就去自杀。

我和那个叫点点的姑娘过了一段美好快乐的日子,和夫妻一样恩恩爱爱。我平生第一次学会怎样爱别人,给他人以快乐。这是我和点点在一起的最大收获。生活是美好的,小人物的生活更美好。我不知道以前的生活是怎么熬过来的,像恶梦一样。自从有了僵尸,我觉得人生才真正开始,后来那个叫点点的姑娘加盟了我的生活,她使我的生活阳光灿烂。白天我和僵尸去演出,点点就留在家里,晚上她哪也不去,一心一意陪我。我们相处得非常好,我爱着同时也被爱着。心里第一次有了思念的人,喔,麦子不仅可以自己吃还可以送给邻居家的姑娘,这是我过30岁生日时才明白的一个道理。瞧,这就是生活。

 

和那个叫点点的四川姑娘在一起的日子很短,既像流星飞逝又像在梦中。有一天她对我说她厌倦了,就扔下一大堆我正在思考的问题,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可能重返歌舞厅了,她曾经说过人活着就要战斗的话。癌症使她失去了一个乳房,在未来岁月她可能还会再失去一个,她要赶在失去另一个乳房之前,攒够一大笔钱。我没有去找她,因为我没有能力帮助她。但我会永远把和点点姑娘在一起的日子留在记忆里。

自从那个叫点点的四川姑娘离开之后,我便和僵尸过起了游荡生活。我很喜欢这种生活,自由自在,没人管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不是时光逆转,我会一直保持这种生活状态的。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僵尸的阴谋。

我至今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他们也不知道。据说阑纳第一个来到这里,老大第二,老二第三。他们一个接纳一个,最后是我和僵尸。我曾经做过一次学术考察,没整出啥名堂,只好放弃。不过在离驻地10公里的地方我意外发现了中国皇帝立的一块石碑,上面刻的是汉文,但在一个角上刻着藏文,另一个角上清楚地刻着纳斯乞体的波斯文。铭文上写着:“皇帝陛下体恤万民:释迦牟尼建教传奥义,距今已三千年……”我只能记住这些,其余部分是有关修葺庙宇的诏谕等等。看来这里是古代中国的版图,但不知道是哪个朝代。我想起南极科考队员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学着他们做了一面五星红旗,把它插在我屋顶的最高处,以示爱国。关于爱国主义的事情我曾经给老大老二上过好几次课,可是他们听不懂。这些古人,他们把我们看成是怪物,我们把他们看成是灵掌类动物,两者之间有上万年的距离。

如果不是阑纳喜欢我,我可能早就被老大老二撕成碎片了。从他们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从骨子里是恨我的,只因为碍着阑纳的面子才不好下手。我害怕得要命,只要看到他们三个在一起嘀嘀咕咕就会起疑心。我是个没用的人,一个多余的第三者,他们对我的防范甚至超过僵尸。他们头脑简单,变化无常,他们的眼神一瞬间可以闪过好几个念头。你根本就来不及去想他们在想什么的时候,脑袋就开花了。我住的房子从外面看上去和老大老二他们的差不多,但地下室结构却复杂得要命,而且机关重重。我的地下室有四层楼那么高,里面有八百九十二个房间,全是用最好的松木建成的。我对阑纳说要生一大堆孩子,而那些房间是留给计划生育干部的,这都是骗人的鬼话,实际上我是给老大老二准备的。也许有一天他们会来杀我,而这些房间就是我最好的避难之所。

至于阑纳,她是我的救命稻草,现在僵尸是没指望了,只剩下阑纳了。没她,我可能已经被老大老二杀死过几百回了。我拼命地讨好阑纳,有时候并不是出自真心,我非常清楚地认识到,如果我想在这个地方平安地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稳住阑纳的心。可是现在她来我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这很不妙。

僵尸在这里倒是蛮开心的。他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整天哼着下流小曲,对我不理不睬的。可以看出来他对我的反叛意识越来越强了。有一次为一件小事我踢了他一脚,谁知这该死的东西竟然回敬了我一耳光,打得我眼前一片漆黑,牙齿痛了好几天吃不成东西。现在后悔也没用,打碎的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咽。我们的关系彻底完蛋了,我现在才明白僵尸的阴谋,他一直在利用我,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该轮到我怕他了。要不是我把他提前关起来,可能早就被他灭火了。因为地下室是他和我一起建造的,我躲在哪个房间里他最清楚。

我不止一次地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刚开始还可以,图个新鲜,也是无奈,可现在却什么都腻了。这里太寂寞太危险,整天提心吊胆的不被杀死也会被吓死,尽管我拥有成堆的金子,但金子不能实现我的梦想,就和石头一样没有价值。我已经快要发疯了,我想家,想回到过去的生活,尽管所有的人都不喜欢我,但我现在才知道我是多么地喜欢他们。如果我能活着回去,我就去歌舞厅找到那个叫点点的四川女孩。假如她还活着的话,我要告诉她我爱她。人生没有目的也没有真理,但能在二者之间发现乐趣,就会活得很开心。

在这里我一天也活不下去了!

……  

以上是老三临终前的一段自白。

老三死了。是被雨水淹死的,不过没有找到老三的尸体。没有找到老三的尸体,说明老三没死,他这次的确成功了。

在争论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老大老二终于同意进入老三的房间。他们打着火把,和阑纳一起找遍了八百九十二个房间,只在最底层的水面上,他们找到老三生前穿过的几件兽皮衣服。实际上他们只进入了很少一部分房间,八百九十二个房间就好比八百九十二个迷宫,老大老二实在动不起脑筋。而且,老三的房间非常小,老大老二在里面像只大笨熊。

从老三的房子里出来,老大说:“老三没死,这回他成功了。”

老大说完,心里想:“这样也好,是神的旨意。”

老二也随即表态:“老三是个好人,他以前走过好几次都没成功。这次成功了,一定是神在庇护他。”

老二说完,心里想:“这样也好,是神的旨意。”

“唉”,阑纳一声叹息说:“就当他真的死了,我们给他举行一个葬礼吧。”

然后他们围成一圈,开始商量老三的葬礼。

老二首先发言。他说:“老三最爱金子。我记得他刚来那阵子,看见我们一家伙下去就挖出一块金子他就大哭大叫,说什么老板啦发财啦之类的疯话。”

老大说:“对。有一次我用金块擦屁股,老三跑过来和我狠狠打了一架。”

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阑纳说:“我看就用金块给他摆一个真身吧。唉,这个老三!”

接下来他们又开始商量选墓址的事。三个人不由地把目光同时移向那只大鸟失事的地方,那里有一片坟地,埋着170个老三的同类。看来把老三埋在那里再合适不过了。

僵尸也来参加老三的葬礼了。毕竟老三对他是有恩的。老三失踪后,关僵尸的房门自动打开,僵尸自由了。在葬礼的整个过程中,僵尸始终一副扭曲的表情,心中默念老三的恩德,他流泪了。

老大他们给老三立了一块石碑,上面用波斯文刻着这样一句话:“所有经过这里为我的灵魂背诵法谛哈的人,让他们都倒霉;如果他们不背诵,那就让他们的父亲倒霉!”

日子如行云流水。天依然湛蓝无比。太阳依然保持着明亮的光芒。小狗小猫在草地上欢跑,累了就偎依在阑纳的怀里歇息一会儿。远处山谷里各种野兽不停地发出哀哀的鸣叫,只要打上一头野牦牛,就可以吃上好几个月。

所有的一切都和老三出现之前一个样子。

每天早晨阑纳抱着瓶子去“泉”上煮大米。吃过饭老大老二和僵尸一起去山那边挖金子。如果不是僵尸的存在,谁也不会相信这里曾经有过故事。阑纳在泉边的跪拜仪式已不再庄严肃穆,草草磕一个响头就把瓶子扔进水里。游戏结束了,老大老二已经不在乎谁先和阑纳睡觉,他们的中枢神经失去了竞争意识,现在他们像君子一样相互谦让着。和阑纳在一起的时候,老二不再有虎豹雄威,他仿佛是一只笨手笨脚的老山羊。牙都掉光了,还有什么快乐而言呢。

“我们怎样才能避免这两种倒霉呢?”

每天老大老二他们经过老三的坟前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老三的坟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灿烂,墓碑上的铭文就像一句黑色的咒语,让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不舒服。

“那么我们怎样才能避免这两种倒霉呢?”阑纳一直也在想着这个头痛的问题。有一天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头乌发骤然变白。

阑纳说:“你们知道生活中有个伴是件多么好的事情呀,可是我现在只需要一个而不是你们三个。你们整天围着我,我一点快乐都没有。”

老大老二和僵尸,他们三个谁也不说话。他们知道,分手的时候到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从天愿。在一个睛朗的日子里,有四个人在“泉”边围成一圈,他们举行了一个庄严的仪式,然后有一个女人把四个装着大米的瓶子依次放进泉水里。

结果是:阑纳和僵尸的瓶子一起漂上来。老大老二的瓶子一起漂上来。

一切从天愿。老大老二决定往北走,去图伯特当姜巴人。夏天把印度的东西运到中国,冬天把中国的东西运到印度,一路上见多识广。他们觉得这样的生活很适合他们。

一切从天愿。阑纳和僵尸决定往南走,去沙漠深处。他们要去寻找一个叫塔布都里克的城堡,在那里他们将了此一生。

在一个美好的日子里,大家友好地告别。

太阳猛烈地烘烤着大地,从远处望去,所有的景物似乎都燃烧起来,生命在颤抖中行走,仿佛一切都要在瞬间化为灰烬。在很短的时间里,这里就像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演变。看来这个地方注定是要消失的,老三的到来加速了它的消亡。

是该结束了。

分手的时候,僵尸回过头来,他向老大老二做了一个鬼脸。这时候僵尸的身上已经长出了新皮。

老大老二木然地望着他。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老师点评:
  • 评分:
    90
    很棒!
最新评论
我要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