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孵化基地 > 阅读内容

干地(上)——萨朗

作者:民族创作    更新时间:2014-07-21 10:42    点击数:2250    评分:
(0人评论过)

 清晨,阑纳第一个起床。

 当时太阳还没有出来,远处的雪山上只是泛起了一点点暖红色白光。

 草地上铺了一层雾,离地很近,几乎贴着地面。站在高处看,雾浓的地方呈月白色,稀的地方呈墨绿色,整个高地的夜晚就是这样子的。后来,随着太阳逐渐升高,雾慢慢地散去了,绿色的草地便渐渐显露出原貌。

 阑纳穿好衣服,拿着四个装着大米的瓶子去一个他们称作“泉”的地方,这是她每天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那个叫做“泉”的地方实际上离他们的住地并不很远,有一顿饭的工夫。泉不是很大,只有几个平方米,这是阑纳和老大老二老三的生命之泉,他们的一切都被泉所统治。去泉的路上必须经过一只死去的大鸟,这只鸟非常大,它从天上掉下来,已经碎得不成样子了。当时老大老二还有僵尸,他们正在山那边挖金子。那只大鸟钻出云层,屁股上冒着浓烟,呼啸着从他们的头顶上掠过,银灰色的肚皮下面黑色的轮胎只放落了一半。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然后是一声巨响,山崩地裂,火光冲天。老大老二和僵尸他们吓得屎尿横流魂飞天外,钻进山洞里几乎一天不敢出来。只有老三认识那只大鸟,他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火光的方向跑去。当时他浑身都是土,在他奔跑的时候白色的土就随风飘散,远远看上去就像旱地里吹来一股小型龙卷风。

老三边跑边喊:“飞机!”“飞机!”“老天爷,是飞机掉下来啦!”他很兴奋,鼻子眼泪掉了一大把。

那只大鸟掉下来的时候,阑纳不在场,所以她也就没看见它在天空上是什么样子。她当时在厨房里给三个男人做中午饭,只听到一声巨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阑纳的厨房几乎给爆炸声震塌了。

有关老三边跑边喊的情景,是老大他们说给阑纳听的,老大发誓说他亲眼看见老三变成龙卷风的,还说他奔跑的样子很像一条蛇,速度极快。老二和僵尸也站出来作证,说他们和老大一样亲眼目睹这一过程。老三有口难辩,于是就沉默不语。连僵尸竟然都帮他们说话,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但是有关飞机的事,老三很想跟他们说清楚,于是就跟老大他们说了三天三夜有关飞机的事情,但是老大他们张着大嘴,个个都像是在听天书。老三大失所望,开始策划逃跑。

 

阑纳来到泉边。泉的位置就在一座小山的峰顶上,不高,爬上去不需要费多大的劲。这泉十分有趣,一年四季都是这么多水,也不溢出来也不缩回去,因为是温泉冬天也就不结冰。老三曾做过一次试验,在泉边挖开一个口子,想让泉里的水流下山去,试验了30天后就不得不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了。老三在哥仨里年纪最小,脑子也最活,什么怪点子都是他最先想出来的。有一次他用野牦牛身上的毛编了一条老长老长的绳子,绳子的一头捆上一块石头,然后他把石头扔进泉水里,他想测量一下泉的深度。“泉”深不可测,最后老三自己也差一点掉进去。老三是个无神论者,那件事越发坚定了他逃跑的决心。

阑纳来到泉边,非常庄严地磕了一个头。之后,她把四个装着大米的瓶子灌满水,密封好,老大的第一个放,老二的第二个放,老三的第三个放,老四当然是她自己,最后一个放。然后,她就看着四个瓶子一个一个没入水中。当水面平静以后,女人就坐在泉边等着瓶子一个一个从水里冒出来。泉水的表层冰寒刺骨,底处却热得足以把四个瓶子里的米饭煮熟。熟米饭浮出水面的时间也不一样,有的瓶子早早地从水里冒出来,有的瓶子却要等上好长一段时间。看来里面的情况相当复杂,谁的米饭先熟只有看运气而定了,如果你运气不佳,即使第一个熟也会有一只手把你死死拽住的。关键是,这里面有个名堂,谁的瓶子最先从泉里冒出来,阑纳晚上就和谁睡觉。这个主意是老三想出来的,老三说这是神的旨意,仅仅把米饭煮熟并不是神的原意,神的意思是要大家团结得像一家人一样。所以为了体现公平公正的原则,神就发明了这个高级办法。纯粹是歪理邪说。但大家都无条件地接受了这个办法。

昨夜下了一场雨,好像还很大。早晨起来的时候,草地上还浸着一层厚厚的水。雨水很凉,有些地方还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下雨的时候,阑纳正在老二的被窝里。和老二睡觉你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注意别的事情。外面轰轰隆隆一晚上,屋里也轰轰烈烈一晚上。老二不停地和她做爱,他就像一头正处在发情期的雄鹿,一晚上不知来多少次。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逮着机会就大干一场。所以昨天晚上的雨,对老二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尽管雷雨和闪电猛烈地敲打着老二的屋顶,但他们谁都没有听见,或者听见了谁也没有在意。

老大憨老二猛老三花样多,三个人各有所长。有心事的时候阑纳想和老大睡,这样既得到了满足又可以去想别的事情。无聊的时候阑纳喜欢和老二睡,老二会让你感觉到连喘气都要向神灵去借,哪有时间去想狗屁心事。实际上阑纳还是喜欢和老三过夜,心情好的时候想玩的时候她特希望老三的瓶子先漂上来。老三脑子聪明,花花肠子最多,她和老三在一起感觉的是一种在老大老二身上体会不到的前所未有的快乐。总之,到目前为止,阑纳觉得他们四个人是一个整体,缺少一个都不行的整体。所以她很满足这种生活方式,认为这是天底下最完美无缺的一种组合。

太阳出来了,升高的速度超乎想象。雾也散去了,散的速度让你仿佛根本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草地像是被水涮洗过似的,碧绿碧绿,如同一个刚刚出世的婴儿,光滑洁嫩的肌肤上溢着纯洁的香气。还有散落在各处的木屋,都被雨水洗涮得干干净净。草地东边的是老大的房子,老二住西边,阑纳的房子位置最好,朝阳居南。老三来得最晚,居北。他们的房子全都是用最好的松木盖成的,只有中间那座较小的房子是用铁皮做的,那里面关着老三带来的一具僵尸。

坐在泉边,阑纳有些着急,因为四个瓶子一个也没冒上来。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看来情况有些反常。

远处,老大和老二已经起床,两人站在阳光下的草地上指指点点不知在说些什么。他们看上去有蚂蚁那么大。每天这个时候阑纳都是这么观察他们三个的,只是今天老三没有出来。他们三个当中只有老三的房子盖得最好也最复杂,阑纳到现在为止也没弄清老三到底有多少个房间。老三说他最怕计划生育干部,老三想让阑纳给他生上一大堆孩子,房子越多机关越复杂计划生育干部就越拿他没办法。老三对阑纳说,只要他一个口哨或者一个响屁,所有的孩子就会像老鼠一样消失在每个房间里,谁也别想抓住他们。计划生育干部是什么东西?阑纳从来就不知道,知道也搞不明白。

站在泉边,四周的景物一清二楚。阑纳在这里不知度过了多少时光。这里是高寒地带,一年大部分时间处在冬季里,夏天只有短短的三个月左右,有时还不到三个月。每到这个时候,所有的动物和植物就会拼命地生长。在老三来到这里之前,阑纳的生活从没有改变过,每一天和每一年的故事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后来老三和僵尸出现了,他们的生活也就跟着改变了。

泉水开始咕噜咕噜发出声响,紧跟着开始变热。最先漂出来的是老二的瓶子,最近一段时间老二的运气似乎特别好,几乎隔三差五就能和阑纳睡上一觉。为此老二有些得意忘形。其次上来的是老大的瓶子。老大的运气最臭,他像头耕牛老实厚道从来都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憋极了就吭哧吭哧地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解决问题。可能是阑纳饿了,她竟然从老二的瓶子里闻见了一股大米的香味儿。唉,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呀。接着,阑纳的瓶子也出来了。就是不见老三的瓶子,她有些失望。今天她是希望老三的瓶子第一个冒上来的。

她是喜欢老三的。

在老三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是他那天从天上掉下来的“大鸟”上拾回来的。各种款式的衣服、裙子、胸罩,各种各样的手镯、项链,还有口红、眉笔、发卷等等。阑纳从没照过镜子,老三就照给她看。阑纳第一次看见镜中的自己,多美呀,就像天仙一样。在这之前,阑纳不知道,属于女人的东西竟然这么多。每天晚上,只要和老三在一起,他就会像个魔术师一样把阑纳装扮得美艳无比。然后他们就化成雨化成雪化成一堆燃烧的火,老三用他那炽热的激情把阑纳一次次推向欢乐的彼岸。第二天离开老三的房间的时候,阑纳依旧是原来的样子,鹿皮马夹灰白色棉布衣裙,在老大老二眼里,阑纳永恒的美,只能是这个样子的。

而阑纳却热切地等候着和老三的下一次幽会。

事情看来有些麻烦。老三的瓶子还是没上来。老大老二有些沉不住气,他们在山下手搭凉棚往这边看,他们在等饭吃,更想知道今天的结果。没有结果他们是过不好这一天的。心情不好是挖不到好金子的。

没办法,阑纳只好抱着三个瓶子下山了。走的时候,她又看了泉一眼。那泉面上平静得连个波纹都没有。

 

回到营地,阑纳把老二的瓶子塞给他并在他的鼻子上轻轻捏了一下,这是晚上睡觉的暗号。老二的脸一下子光彩起来,他顺势倒在草地上像驴一样打了几个滚,并“啊哦啊——啊哦啊——”地乱叫一通。阑纳不去理会刨蹄撒欢的老二,她把老大的瓶子递给老大,向他抱歉地笑了一下。老大用一双粗糙的手可怜兮兮地接过自己的瓶子,他最近运气不佳,已经十几天没和阑纳过夜了。老大无奈地接受了现实,他对阑纳抱以“没关系我可以等”的微笑就走开了。实际上他已算过,这个月已经轮不到他了,除非发生奇迹。因为阑纳的“假期”就要到了,不是明天就是后天,然后她就要在自己的房子里住上十天。这也是老三到来以后规定的,这是一个讨厌的家伙,如果不是为了阑纳高兴,他和老二早就把他大卸八块了。

他们开始吃饭。

吃饭的时候,他们把目光都聚集在老三的房子上,仿佛老三的房子今天是块熏干肉,不盯着它就没法吃饭似的。老三的房子今天特别安静,像头沉睡的牦牛,既听不到歌声也听不到口琴声。他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除了阑纳,谁都不许进谁的房子。所以三个男人谁都不知道对方的房子里面是什么样子。这个主意可不是老三出的,因为三个男人都彼此放心不下对方,担心进了别人的房子再也出不来了。

突然,僵尸开始咆哮。他又吼又叫,不停地砸着铁皮房子。那铁皮房子很结实,是用飞机上最好的材料做成的。那只被老三称做“飞机”的东西从天上掉下来之后,碎了一地,里面的人全死光了,而且死得惨不忍睹。老三数过,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一共有170人。这架飞机的遭遇和老三相同,都是属于时空倒转那一类别。老大老二他们视这架飞机为怪物,谁也不肯帮他去收尸。老三只好领着僵尸一一造册登记,他们对每具尸体都做了详细的纪录。老三说也许有一天他能回到现实社会,他要把这些情况通报有关当局和死者家属。飞机上的好东西真不少,能拿的全被老三拿走了。记得有一天老三拿出一叠人民币对老大说,这和金子一样值钱。老大和老二差点笑破肚皮,他们觉得老三简直就是个傻瓜。

老三本来就是一个傻瓜。在经历了很多次逃跑失败之后,老大他们只要一有空就拿他开涮,有时候他们甚至还给老三出主意想办法,设计逃跑方案。搞得老三压力很大。为了尽快摆脱老大他们老三什么招都使上了,有一次他把自己吊在一个木桩子上,不吃不喝整整7天,可是老天爷仿佛和他作对似的,7天里一滴雨都没下。而周围的山谷却是大雨滂沱,雷电轰鸣。若不是老大他们抢救及时,老三可能早就饿死了。老三需要雷电,他认为只有遭雷霹,才有可能回到另一个世界。

实际上老大老二他们是舍不得老三离开这里的,在老三逃跑的整个过程中,他们给他出了不少坏主意,暗地使了不少绊子。所以老三总是失败。但是越是失败,老三就越想逃跑,这使得老大老二他们十分头痛。有一次老三试图逃走,可运气不好迷了路,被老大老二找回来。他们对他说,老三你还是做我们的朋友吧,为了不让你再跑,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的脚跟割开,塞点硬鬃毛进去。这样你的脚就毁了,只能在地上爬。

老大说:“通常的情况下,这种手术需要十个人帮忙,可对付你这样的家伙我和老二就足够啦。”

老二说:“我们把你摔在地上,割开你的脚跟,掀开皮肤,塞进一团马鬃,然后用弦线把伤口缝好。我们还要把你继续捆绑几天,免得你扯开伤口取出鬃毛。”

老大说:“我们动手的时候,你就叫喊,喊得越响越好,这样你就会好受些。”

老三想着那可怕的情景,不禁大哭起来。

老三边哭边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你们太恶毒了,把我弄残废,叫我一辈子走不了路,那还不如宰了我!”

老大说:“这有什么?老弟,这点小事有什么可生气的!”

“小事?”老三气愤的说,“把人弄残废了,还不许生气!”

老二说:“你慢慢就会习惯的。别用脚板走路,你可以把脚弯过来,让脚踝着地。”

老二还说到时候你就是我们真正的兄弟啦。然后他们开始大笑。任凭老三如何抗议,这个计划还是报了上去,但遭到了阑纳的否决。

阑纳说:“这样做太残忍。再说你们让我和一个残废在一起睡觉,什么意思?”

于是老大老二他们就开始做阑纳的思想工作。他们说正是因为想让老三和大家长久地在一起,才不得不做这样的手术,如果让他跑掉了痛苦和灾难就会毁了咱们。他们还说,给他的脚跟里塞上鬃毛之后,他走路不行,但骑牦牛的技术却比一般人要好。因为他用脚踝走路,两腿就要往里弯着,时间一长成了习惯,就像个箍似的卡在牦牛肚子上,怎么也掉不下来。

一来二去,阑纳被老大老二说得没了主意。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阑纳说。

于是老大老二他们兴高采烈地开始给老三张罗着动手术。后来日期都定下来了,而老三却失踪了。

 

今天僵尸的行为十分反常,以往他从不这样胡闹的。他可能是饿了。平时阑纳他们从不管僵尸的饮食的,那都是老三自己的事。可是他今天还没出屋,也很反常。

阑纳回屋拿出一个食盆,老大老二就从各自的瓶子里抓出一些米饭。

老大说:“我发誓从没见过僵尸吃大米饭的。”他接着又补充说,“这米比金子还贵。”

老二说:“天然石在阳光的琢育下需要多少年才能变成八答哈伤的红玉或耶门的紫晶?棉花的籽需要多少月才能制成少女的长袍或死人的尸衣?羊背上的一撮毛需要多少天才能织成好心人的衣衫或驴子缰绳?哦,我的女人呀,你还是别去管这无聊的事情吧!”老二恨不得天塌下来变成黑色,好成行他的好事。

阑纳笑了一下,说:“有善良的心意,必有善良的报应。”

老大“哦”了一声,老二也跟着“哦”了一声,然后他们开始大笑。笑过之后他们就用眼睛跟着女人去给僵尸送食。他们很崇拜这个女人的,只要她高兴,他们就可以为她牺牲一切。

在老三的事情上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那年老大和老二从图伯特回来后,发现他们的领地上多了一个入侵者,这个入侵者就是后来的老三。和老大老二相比,老三就像个侏儒,只需轻轻一拍就会像蚂蚁一样粉身碎骨。不过这个家伙白白净净的长得倒是蛮好看。当时老三和阑纳并不知道老大老二已经到家了。老大老二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们,眼睛瞪得跟野牦牛差不多。吃饱喝足的老三,天天洗桑拿的老三,满足了生理上所有需求的老三,坐在阳光灿烂的草地上,搂着阑纳,一边喝着美酒一边吹着口琴。僵尸在音乐的催促下笨手笨脚地给他们跳舞唱歌,他的舞蹈好像已经找到了人类的某种感觉,那五音不全的歌声已经开始向听者传递一种神秘的信息了。阑纳从来没有如此开心过,她不停地笑啊笑,笑声银玲一样清脆,却像针一样扎进老大老二的心坎上。一时间老大老二都看傻了。后来老二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老大也不禁热泪纵横。

老三顺利地加盟了他们的生活。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老师点评:
  • 评分:
    90
    很棒!
最新评论
我要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