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孵化基地 > 阅读内容

祝你幸福——赵勤

作者:民族写作    更新时间:2014-07-16 15:47    点击数:2156    评分:
(0人评论过)

乔小乔给窗台上的花浇了浇水,顺手又把自己桌面上的报纸摆整齐。她感觉到其实没有人指望她在结婚前的最后一个下午还要干活,不管她想不想干活,都没有人把她计算在内了。

电脑前面放着一个用红色的闪着珠光的玻璃纸包装精致的小盒子,中午的时候,乔小乔打开看,盒子里面是一个红木的笔筒。这是坐在隔壁办公室的主管李锐送乔小乔的礼物,连同礼盒还有一张小卡,里面用黑色的油笔写着:祝你幸福!签名的地方,没有名字,也是用黑色的油笔画了一个笑脸,不同的是这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笑脸。同事都知道,这个标志是李锐的,乔小乔当然也知道。

李锐比乔小乔大个七八岁,当年是他把乔小乔招进公司的,也许因为这个缘故,有时候乔小乔工作上出一点小纰漏,李锐批评她的态度都是一种节制的含蓄,好像犯错的是他。

这次乔小乔结婚要调休,李锐没有为难她,还很贴心地把公休日都算进去,乔小乔是晚婚,婚假原本就比别人长,这样乔小乔的婚假就多出了好几天。在这个私人企业中,李锐算是个好上司。

乔小乔也说不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李锐的,认真想来应该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部门经常一起加班,每次加完班,大家会一起宵夜,有时还会喝点小酒,乔小乔不喝酒,但她会陪他们一直到结束。

半年前,单位搞活动在南山聚会,在篝火晚会上,乔小乔喝了点白酒,主动拉着李锐蹦迪。半长的直发甩起来,奔放中带点热烈,她直直地看着李锐。李锐也喝得有点多,蹦起迪来有点摇摇摆摆,乔小乔配合着他的晃动。一曲终了,她又拉着他喝啤酒,他没怎么说话,陪她一直喝酒到最后散场。送她回女生营地的路上,黑暗中,他很自然地牵住了乔小乔的手。她的小手在他的大手中沉默,身体也不由向他那边斜了点,可又僵硬着,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她离他那么近,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他却没有继续,只是牵着她,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他是真的醉了,所以才这样?她不明白。路不长,一会就走到了宿舍门口,他晃晃悠悠地站下了,眼神迷离,扳过她的肩膀,就势一带,她就在他的怀里了。凉凉的嘴唇压下来,很轻的一吻,还没有等她明白过来,他已经转身走了。

一个若有若无的吻说明了什么呢?也许他就是一时兴起,喝过酒后的胡闹?乔小乔的脑子里很混乱。那天夜里,乔小乔没有睡好,一夜都是梦。

从南山回来之后,工作之余他们很少说笑,李锐待她总是彬彬有礼。乔小乔感觉到那是一种礼貌的距离,可是她无法打破僵局,也无力打破。

有时候乔小乔到他办公室去汇报工作,他坐在办公桌前,一边翻看文件,一边听乔小乔讲话。乔小乔进来,他抬眼看了一眼,然后他的眼睛就再没有离开面前的文件。

他真的这么忙吗?这样想的时候,乔小乔去他办公室汇报工作,也有了别的意义。一次乔小乔汇报完工作,走到门口,拉开门,已经伸出大半个身体却又突然转过脸来,刚好扑捉到他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目光。

还有事情吗?他拉平了声音问。

没事,是想告诉你,你今天的领带很漂亮。在他诧异的表情中,乔小乔已经关门出去了。乔小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心里却不静,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啥,但她不喜欢他躲着她。

那天李锐没有和同事一起去食堂吃饭。他的妻子石梅来找他。石梅在广播电台当主持人,人很文静,苍白着一张脸,可是她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既清脆又绵密,有种特殊的味道。两个人在李锐办公室呆了一小会,就走了出来,石梅和办公区的同事轻声打着招呼,看着李锐和她一起出去的背影,乔小乔坐着没有动,她知道,这样的幸福离她很远。

快中午时,乔小乔进他办公室表示感谢。他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接个电话,接完紧接着又打了一个电话,才和她讲话。还是没有看她的眼睛。

“结婚是大事,别客气,”他说,“祝你幸福,乔小乔。”李锐站起来,重重地清了清嗓子。乔小乔知道自己该走了,再站在这里不合适。她其实想说点别的什么,可又不知道怎么说。

中午她和同事一起在食堂吃员工餐,几个平时要好的同事点了不同的菜,围坐在一张桌前。李锐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喧闹,有人大嗓门喊李锐坐过来。

乔小乔像是不经意的样子,瞟了一眼李锐那边,看见李锐端着餐盘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走了过来。乔小乔拿着筷子,并没有真心去拣那个菜,此时她无心吃饭。

李锐坐下,脸上带着浅笑,向乔小乔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同事中有好事者,嬉笑着说准新娘怎么脸红了?大家都转过脸来看她。此时她的脸更红了,恰好同组的小唐向她举杯,以茶代酒祝福她单身的最后一顿午餐,乔小乔借势举起茶杯,喝掉了杯中的大半杯热水。

她又向李锐坐着的那一边望了一眼,转过头来面朝大家解释说旅行结婚回来再补请大家喝喜酒。大嘴巴张明神秘兮兮地对着李锐嚷嚷,怎么就没有看好漂亮的下属,打趣一个好姑娘又被“坏人”骗走了,肥水总是流了外人的田!

李锐始终自顾低着头吃饭,听到说他,抬脸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又低下头去扒拉饭,脸几乎贴到餐盘上。其他人还在跟着起哄,公司这么多好男人,你乔小乔怎么就没有看上一个!乔小乔还不能很好的应付这个场面,就保持着微笑。大家嬉笑着,男同事让她结婚后不要把丈夫管太严,女人们却高声地教她各种御夫术。隔着长长的餐桌,李锐抬起头来,刚好遇上乔小乔转过来的目光,四目相视,一下也就分开了。大家七嘴八舌的闹了好一会,午饭一直在这样热烈的气氛中。

她回到办公室,已经四点了。下午的阳光,透过窗玻璃斜照在地板上,在地板上形成亮亮的方块,有人走过来的时候,方块被遮住了,但很快又露出来了。乔小乔觉得这个下午好像永远也过不完一样,她看着墙壁上的宣传画,发呆。有人走过来,走到乔小乔的面前,她才抬头看见了是送报纸的小蔡,她吐了吐舌头,小蔡给她了一份早上忘记送达的报纸。

方凯给她打了个电话:亲爱的小乔,我有礼物要给你,因为这个原因,我下午晚点才能来找你。好吧,她说。他没有听出她声音里的那一点失落。你怎么不问问是啥礼物?他继续说着话,表达他轻微的不满。乔小乔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了,方凯那边也要挂了。

    我说不出“亲爱的”这三个字。即使结婚以后,我也说不出来。乔小乔想起来刘丽的那句话:方凯和你不是一路人,他油滑、浅薄。

她有点迷茫,今天下午。

自从乔小乔和方凯开始谈恋爱,刘丽就展示了一个女人的饶舌本领,她给乔小乔说方凯配不上她。乔小乔刚开始和方凯约会的时候,刘丽说了不少方凯的坏话:他讲话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不文雅;甚至他吃东西的声音也是刘丽讨厌他的理由,刘丽说方凯不是一个上进的人,将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有一次方凯在她们宿舍上厕所的时间有点长,刘丽几次走到卫生间门口又折回来,等他走了,刘丽说他上厕所的声音太大啦,又不冲干净马桶!据此刘丽推测他的家庭环境不好,刘丽也不喜欢方凯讲话的那句口头禅“你知道”。

乔小乔清楚自己已经二十九岁了,方凯虽然不是十全十美,但他对乔小乔也没有什么不好。普普通通的日子就应该是这样吧,她已经过了做梦的年龄,最重要是他真心要娶她。

乔小乔还是一直在和方凯约会,时间长了,刘丽也就不说了,但她一见方凯来,就回到自己的卧室或者干脆出去,她在避免和他碰面。

有时候,方凯工作的那个公司遇见节日,会发商场购物卷或者超市购物卷,他拿来送给乔小乔,乔小乔也会挑些小面额的送给刘丽,但刘丽从未要过。她说自己有,谢谢乔小乔的好意。只有一次,方凯来找乔小乔看电影,乔小乔还没有算完最后一点账目,就让他去宿舍里翻翻杂志。乔小乔下班回来的时候,方凯正在给刘丽说个什么笑话,刘丽笑的前仰后合,声音有点大。乔小乔奇怪方凯到底说了什么笑话?刘丽不讲,“你让他自己说嘛!”刘丽很少笑的那么夸张。方凯见她回来了,就拉她出门去电影院,说是票已经买好,去晚了要误场。

    路上,乔小乔问什么笑话,能让一向严肃的刘丽笑的如此开心?就是个普通笑话,是她笑点低,方凯说着,搂着乔小乔的胳膊用了点力。

    后来乔小乔问过刘丽,方凯到底给她讲了一个什么笑话,但刘丽一直都没有讲。

电话里,方凯故作神秘地说有点事情要晚一点来,来的时候会给她带个礼物。他总是送她一些没有用处的小礼物,比如一管护手霜什么的,但他其实不知道她皮肤容易过敏,她只用脱敏的化妆品,手霜也不例外。

神思有点恍惚的乔小乔翻看着报纸,也没有找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看看表,才五点多一些。李锐走到乔小乔跟前,给她说,你今天可以不用打卡,早点回去吧。

乔小乔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同事和李锐都出来送她,好像她要出远门一样,其实她就是和方凯领结婚证,然后旅行个十几天,就回来上班了。但同事很热情的一个劲在说新婚快乐!新婚甜蜜!早得贵子!新娘子开心啊!大家嬉笑着说着祝福的话,最后乔小乔是在大家的“祝你幸福!”声中离开办公室的。

乔小乔回到宿舍,坐在沙发上,抱着红色的绒布靠垫,发了一会楞。刘丽不在,现在她应该已经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了。刘丽就是再不喜欢方凯,现在乔小乔要和他结婚了,她还是配合的,她选择今天晚上赶火车去青城和丈夫团聚,意思很明显是给乔小乔腾出时间和地方。

    刘丽结婚五年了,一直和丈夫两地分居,两个星期她去一趟青城,再两个星期他老公来一次石城,刘丽经常在宿舍里抱怨奔波的无奈,乔小乔会劝慰她一切终究会好起来的。她看见过刘丽的丈夫给刘丽修理箱子,整理衣物的一幕,那个男人专注和平静的神情让乔小乔对刘丽心生羡慕。

乔小乔希望自己也能遇见一个像刘丽丈夫那样温柔敦厚的人,方凯显然不是这类人。李锐是这样的人,可他是人家的丈夫。临近结婚这些天,乔小乔的心里却是更乱了。

 

去卫生间烧了水,洗了澡。头发长长的披在身后,滴着水,但她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她接着洗了换下的内衣,又把床单、被套、枕套都换了下来,放到洗衣机里去搅。她拿出在百盛商场买的那套藕荷色的四件套,床单铺在床上,长了一大截,她麻利的折了两层,铺平,抻展。一个人把被子装在被套里,有点费力,不过左抻一下,右拽一下,一小会也就弄好了。看着换了样子的床铺,她很满意。这个四件套是她拿单位发的购物卡买的,买回来那天,同屋的刘丽看见了,还取笑她在给自己买嫁妆。她是喜欢藕荷色的,她把脸埋在床单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小就觉得藕荷色是有味道的,是玫瑰酱的甜味。而乔小乔是喜欢吃玫瑰酱的,那是个幸福的事情,所以在乔小乔的心里藕荷色就是幸福的颜色。今天是结婚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她要铺上这个幸福的颜色。

恋爱谈了那么久,乔小乔一直守着最后一道防线,她是想等到最后。有那么几次在夜色里,情深意浓的时候,在方凯的温柔攻势下,她也有快要涣散的感觉,但她还是忍住了。今晚是个特别的日子,连刘丽都善解人意地给他们创造了独处的空间和时间,这个夜晚势必要发生点什么,也应该发生点什么。这样想的时候,乔小乔脸上有点烫。

她给方凯发了个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到,等他一起吃晚饭。过了十分钟,方凯才回复过来,说事情还没有办完,晚点才能来,吃饭不用等他。乔小乔想不明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一定要在今天下午办,连一起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有?

但她没有再打电话追问他,他既然那样说,就是真忙的走不开吧。距晚饭时间还有点早,乔小乔一下松弛了下来。她坐在沙发上,看了看这个两室一厅的房间,心里五味俱全。

乔小乔在这里租住了八年,前面三年是和一个叫了王丹的女孩住。王丹是八零后,比乔小乔小个五六岁,和乔小乔算同行,她在一个做汽车配件的小公司里做会计。王丹是个快乐单纯的女孩,找了本市的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年轻人谈恋爱,每天花样不断,今天送花,明天郊游,后天泡吧,谈了两年恋爱,第三年结婚搬走了。王丹刚搬走的时候,乔小乔还不很适应房间一下没有了王丹的笑声和她那个男朋友的男中音。

刘丽是同事小张介绍来的,乔小乔第一次见刘丽时,就对这个已经成家了女人颇有好感,她干净整洁,短发里透着利落和爽直。乔小乔住在南北朝向的大卧室,刘丽住王丹原先住的那间朝西的小卧室。刘丽一来就把她的瓶瓶罐罐全搬来了,她的东西比王丹多多了,小卧室里摆的满满当当的,厨房里还摆着她的微波炉、豆浆机什么的。

周末只要刘丽不去青城和丈夫相会,就会在厨房里弄吃的。她会去早市上买来南瓜和发酵粉,把南瓜洗干净,切了皮,放入蒸笼,大火蒸熟。用牛奶和面,把蒸好的的南瓜就着牛奶揉到面里,撒上发酵粉,揉匀,放到盆子里,盖上盖子,端到阳台上,在太阳下晒着。

刘丽干活麻利,乔小乔看着她忙活,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收拾一下客厅,扫下地,再拖一拖。顺便陪着刘丽,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这样一来,自己虽然没有干活,吃饭的时候也就心安理得了。

长长的中午,在等着面发起来的时候,刘丽坐在餐桌前,看乔小乔拖地,她常会拿过乔小乔手里的拖把,自己干起来。刘丽说乔小乔不会干活,她喜欢女人在厨房忙活吃的样子,刘丽觉得一家人在窗明几净的餐桌前,等着开饭时是最温馨的时刻。乔小乔对此不置可否,但她还是很享受刘丽做好的美食。

刘丽会用高压锅烙出金黄松软的饼子,口感像面包,样子是圆形的大饼。就算只有她们俩,刘丽也会炒个青椒爆羊肉,干煸豆角,再加一个醪糟汤。两个女人坐在阳光下,吃着可口的饭菜。这个场面很温暖,尤其是刘丽很享受干活的这个过程,几乎无需乔小乔插手,就可以吃到家里的饭菜,这也许是乔小乔容忍刘丽对着她饶舌方凯不好的原因。谁又能十全十美呢,乔小乔想刘丽也是为她好,所以每次刘丽说要乔小乔重新找个比方凯更好的男人,乔小乔都没有往心里去,笑一笑就过去了。

乔小乔是个寡言的人,周末两人都在屋里,如果刘丽不做饭,不找她说话,她可以在电脑上看一天的电影或杂志。

乔小乔最美好的年龄是在这个房子度过的,可是细想起来,又没有什么特别的人、特别的事值得纪念。这些年乔小乔过的寂静无声,王丹在的时候,她的恋爱和热闹和乔小乔无关,后来王丹换成了刘丽。刘丽的两地分居和跑来跑去的往返探家,也和乔小乔无关。其实想一想,谁又和谁有关呢?谁都是独自一个人面对自己的世界,你走不进别人的,别人也走不进来。这个下午,乔小乔想到了很多,可是又没有什么具体的人和事。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乔小乔在扫地。“我在你宿舍楼前面的半岛咖啡,你能来坐一会吗?”背景有点低低的音乐声,李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犹疑和遥远。乔小乔愣了一下,电话挂断了好久,乔小乔都没有缓过神来。

去,还是不去。她有些纠结,不由想起一个月前决定要和方凯结婚那天下午。快下班时,她去找过李锐。当时他像往常一样坐在一堆文件前,好像很忙的样子。乔小乔敲门进去后,径自走到桌前,坐在他对面,隔着桌上一堆文件看着他。在她有些任性的注视下,他不得不抬起头来。终于四目相视,她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不由叹了一口气。“有事吗?”他问。“私事,就是来告诉你,我决定下个月结婚了”他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眼看住她,“结婚?哦,春天是适合结婚的季节。”他说着话,身体不由靠向后面的椅背,头斜枕着扶手,身体陷在宽大的椅子里。

半天谁都没有再说话,她不知道自己跑来给他说这个是想要他怎么样。她心里有点微微的疼痛,不由又轻叹了一声。“老叹气不好,春天是万物复苏,阳气向上的季节,多运动运动,对身体好。”他说完,看向她身后的窗外,身体向下陷得深了些。

他问,他人怎么样?对你好吗?

她说,还行吧。不好,也不坏。

那就,结吧,他补充道,你也不小了。

短短的几句话,时间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又像只是一瞬间。她站起来,像她来的时候一样,径自走了。

曾经,她以为他们可以不一样,但其实还是一样,和很多人一样。她有过怨恨,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明天她就要出嫁了,这个时候,他来找她坐一坐?他要说什么呢?她拿起梳子梳头发,却怎么也梳不顺当。好不容易收拾好头发,穿上牛仔裤,套了件T恤,她还是下了楼。

出了小区,没有几步就到了半岛咖啡。就这短短的几步路,她的心里一下平静下来了,尽管这平静下面有些幽暗,但平静就是平静。

她不知道李锐要讲什么,但她并不感到奇怪,觉得仿佛在她结婚前,李锐是应该来找她说点什么,说什么内容现在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来找她了。

现在他来了,就坐在她对面。

四目相对,却没有办法说话,说什么都是错,说什么都不对。两个人沉默着,气氛有点古怪。

小野丽莎华丽丽的声音弥漫在他们之间,下午的阳光斜照在木头的桌面上。窗外三三两两的人来人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子,无声地跑过去,又跑过来,像个默片电影。

不知过去了多久,喝点什么?他问。

碧螺春。

你的身体不适合喝绿茶。

什么适合我呢,你说?乔小乔看了李锐一眼。

红茶,……在乔小乔的注视下,李锐咽下去了后半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小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过神来。

乔小乔咬了下嘴唇,站起身来。出去走走吧,这里太逼仄了,她说。

李锐和乔小乔并肩走出咖啡店,走到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好像生活的洪流一下到了眼前。离开那个伤感的环境,乔小乔的心情一下好了许多,她甚至哼起了一个曲调。下午的阳光干燥、温暖。乔小乔带他走上了一条小街,他俩回忆起当初乔小乔刚进公司那会也是初夏,她穿个白色的牛仔裤,米色的棉布衬衣,李锐把她带到办公室大厅介绍给同事时,别人还以为李锐领了中学生来。刚参加工作,学校里学的那一套工作中要用的还有些距离,乔小乔不会开发票,不会做利润表、现金表,是李锐一个一个教她学会的。也有加班的时候,一大群人一起工作到半夜,又累又饿,却精力旺盛的再去吃火锅喝啤酒。那些热闹的场面好像就在昨天,当时会觉得加班太累,吃饭时常常抱怨辛苦,现在回忆起来,都是那么美好。两个人各自在自己的世界中,并行往前走。

他们转过主街拐角走上了一条偏僻的巷子,巷子两边绿化带里种了苹果树,此时枝繁叶茂,开了一树的苹果花。

乔小乔试着偎着李锐,好像他很享受她的这个举动,但他的手臂的肌肉却不由绷紧着。她可以感觉到李锐有点不自在,他在犹豫着要不要搂住她。有人路过,他不由四下望一下,见路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俩,这才有点放松下来。

乔小乔不管,她就这么一个下午了,她就是这样偎着,又能怎么样。明天她有自己的生活,而李锐也将像过去一样彬彬有礼。每个人都将回到自己的轨道上,就像从前一样,并行,而不相交。

    乔小乔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没有在意李锐的心不在焉。此刻四下张望的李锐看见一对男女站在一棵苹果树下,男人拿了一小枝苹果花,作势要望女人头上戴,女人佯装恼怒的挥手打男人。这个画面感染了李锐,他怔住了,他是不敢在大街上这样和乔小乔嬉闹的。乔小小乔只能是个美好的梦,因为美好,所以不真实。李锐脚步慢了下来,他知道实现不了的梦,说出来是没有意义的,而石梅和他的才是现在要过的生活。

乔小乔挽着李锐的胳膊,感觉到他的变化,抬眼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她显然也看到了那两个在树下嬉笑着的男女。乔小乔楞了一下,接着就好奇地等着下面还有什么。乔小乔看到那个男人笑起来很年轻的样子,女人笑的无所顾忌,上气不接下气,笑的弯下了腰,两个人还在说着什么,也就是一小会的功夫,男人和女人看样子已经讲和了,男人半蹲着,女子爬在男人的背上,男人很轻松的背起了女人,朝前走去。

乔小乔脸上就沉默了下来。李锐不知道她怎么了,女人的心情不好猜,好和坏,常常就是一霎那。或许是她看见了此情此景,想到了自己?李锐这样想的时候,自己先羞愧起来,脚下也就慢了。

看见刚才刘丽笑的那个样子,乔小乔想起,那次她回来晚了,方凯给刘丽讲的那个到现在她也不知道的笑话,那天刘丽也像刚才这样笑的无所顾忌。刘丽天天和自己在一个屋檐下,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她和方凯的私情呢?人和人真是不可沟通的,这个下定决心要娶自己的方凯,和自己在一起时,何曾这么开朗过?

乔小乔的脑子里是混乱的,她茫然地往前走着,不知什么时候走上了主街道。已经是高峰期了,十字路口下的人行道上绿灯一亮,马路对面的人涌了过来,很快又四散开去,车子打着喇叭,驱赶着人群驶过去,声音巨响。乔小乔都听不见,也看不见,她茫然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第二天乔小乔和方凯如期去领了结婚证。此刻他们坐在去旅行的飞机上,等待着离开石城,开始他们的新婚假期。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老师点评:
  • 评分:
    90
    很棒!
最新评论
我要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