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闻樱

作者:梅朵    更新时间:2019-10-31 11:57:53

145  闻 樱

沙鸥来找秦朗的时候,他正捧着加了冰块的苏格兰威士忌借酒消愁。他问沙鸥要不要也来一杯Johnnie Walker。沙鸥用满是心疼的眼神望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

就在半小时前,团子刚从秦朗家离去。

团子是再次偷偷跑来央求秦朗让步低头的。他也摊了牌,倘若秦朗一意孤行离开公司,他不可能跟着秦朗走。

秦朗表示理解。这一年来他和团子都合作出了感情,但再舍不得,他也不想拖累团子。他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顶着“忘恩负义”的黑名,根本没人再敢找他拍戏。圈里的人都躲着他,从前热火朝天拉他入伙做项目的,现在见了他都绕着走。

显然,殷本超正一步步把他从“雪藏”逼向“封杀”,打算死磕到他“糊穿地心”为止,叫他即使解约赎身,也休想东山再起。

沙鸥从没见过这样消瘦的秦朗,丰神不再,俊朗的五官也在落寞中显得毫无生气了。

她一言不发地把一沓打印稿递到了他的面前,说这是一个新戏的大纲和前五集剧本。

秦朗淡淡一笑:“你的新作?”

沙鸥不置可否:“别喝了,酒只能解一时的愁,戏才是你真正的良药。”

“现在大概只有你会把自己的本子给我了……”

“你先看看感不感兴趣吧!”沙鸥说着,脸上满是复杂的神情,欲言又止,但还是撂下剧本就走了。

秦朗朝着稿本瞄了一眼,他向来规定自己不在酒后看剧本,觉得那是对戏最大的不敬。他这时虽说没喝醉,但心烦意乱之下多少有些上头,便伸手把稿本推在一边,想等脑子清醒了再读。

可是当他的手触到那一沓稿纸的一瞬间,心莫名地一动,身不由己地把剧本拿了起来。

他已经好久没碰过剧本了,因此这一沓稿纸让他感觉分外亲切。

他见封面上标注着剧名《闻樱》,便翻开封面,随意扫了一眼剧本大纲。


这是一个发生在五胡十六国时期的故事。

公元五世纪,北魏王朝进入了全盛期。雄才大略的魏太武帝拓跋焘在三朝重臣崔浩的辅佐下,发起了统一中国北方的一系列战争。在歼灭了大夏、北燕等国后,北方割据政权最终只剩下了“北凉”。而要举兵攻打这一最后的敌国,北魏需要师出有名。

这一年,北魏帝昭告四方,尽邀天下友邦参加北魏在京都平城举行的比武招亲,比武的最终获胜者可迎娶北魏帝之女武威公主为妻。一时间,平城成了天下群雄荟聚之地。

北凉国主“河西王”想通过联姻保住江山,便派遣北凉第一勇士、禁卫军将领宇文宸昊代表国主参加比武盛事,为河西王赢回一位新王后。

宇文宸昊日夜兼程赶往北魏国都,在城外与出城踏青赏花的北魏名臣崔浩之女崔樱儿不期而遇后暗生情愫。告别之际,宇文宸昊向崔樱儿承诺,待他完成这趟使命,就向河西王和北魏帝请求赐婚,允许他迎娶北魏国崔浩大人的千金崔樱儿为妻。

崔樱儿此时并不知道,宇文宸昊一入魏都平城,便秘密觐见北魏帝。原来他是被北魏帝从小收养的孤儿,长大后被秘密安插在北凉河西王身边,常年监视北凉高层的一举一动。北魏帝授意宇文宸昊,在赛事中务必战胜所有邻国参赛者,促成北魏和北凉的联姻,为他下一步战略部署铺平道路。

宇文宸昊不负重托,果然在比武擂台上摘得桂冠,不料却发现,被自己带去北凉和亲的武威公主竟被调包成之前向自己暗许芳心的崔樱儿。

在返回北凉的一路上,宇文宸昊深知自己给不了崔樱儿幸福,他的使命就是一路护送心爱之人去与河西王成亲,帮助她成为北凉的王后……

两人在痛苦挣扎中了然,在家国利益面前,他们再相爱,也是一场不可以继续下去的爱情。


读到这里,秦朗的大脑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击了一下,顿时从晕晕的酒意中惊醒了过来。

“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他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激动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双眼放光地盯着稿本,兴奋得连呼吸都仿佛要停止了似的。他生怕自己刚才在酒劲之下看错了,又把读过的故事大纲仔仔细细地重新读了一遍。

“没错!是她!这是……她写的?”他喃喃自语着,又查看了一下封面,封面上并没有作者署名。

但他想起在横店拍戏时,罗曼不止一次跟他提及给予她很大启发的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的传说,这与他手中这个故事的开头何其相似,他甚至还记得自己曾听她梦呓过“比武招亲”四个字。

秦朗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立时拨通了沙鸥的手机,冲着电话劈头盖脸地问道:“你告诉我,这不是你写的,对不对?这是罗曼的!”

“你听我说,”沙鸥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怯怯的,“你想念她想到魔怔,我能理解,但这不是罗曼……”

“你胡说!”秦朗不由得急了,“这就是她的!别想骗我,她在哪里?”

沙鸥在电话里沉默着,像是在轻轻叹气。

秦朗忍不住道:“求求你告诉我,她在哪儿……”

“我不知道……”她也被逼急了,“我真不知道,你不要这么逼我好不好?你能不能冷静下来,听我把话说完?”

“好!我听着,你说,你听你说!”

沙鸥沉吟了片刻,终于答道:“这是近来网上新开的一篇小说,你可以去看看同名原著,已经连载完。首发是个流量不大的小网站,所以能有这个点击量已经相当不错,关键是戏剧性很强,文学品质也很高,所以……”

“告诉我网站!”秦朗的另一只手里已经握住了笔。

沙鸥把网站名报给了他,同时告诉他,这部小说的作者名叫禾夕。

“禾夕——”

秦朗默念着,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笔名,但光凭这俩字,连作者的性别都无从判别。

他不及细想,迅速打开电脑,找到了这个网站,很快便搜索到了长篇小说《闻樱》的完本。

这是一部65万字的大长篇。

秦朗注意到它开始连载的时间正好是自己行将结束军训、罗曼离开上海的那段日子。

他揣着一颗狂跳不已的心一章章地读起来。他读到——


宇文宸昊护送已赐名“拓跋闻樱”的假公主回到了北凉国,在举国欢庆中眼睁睁地看着爱而不得的心上人被送上王后的宝座。直到这时,不但宇文宸昊不了解崔樱儿的真实使命,崔樱儿也只知宇文宸昊是北凉王室的禁军统帅。他们之间唯一瞒不住对方的,是彼此越来越浓烈的思念。

自此,一个个藏着绝密情报的锦囊从深宫内院中被神秘地递到了宇文宸昊手中,并由他带出宫苑,通过密使呈送到北魏帝拓跋焘的案几上。

宇文宸昊和他的“上线”在险象环生的敌国心脏里密切合作,双方都丝毫不知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到底是谁,直到宇文宸昊在暗中调查向王后下毒的凶手时才撞破真相。原来一直给他递送情报、与他共同冒死暗战的,不是公主身边的宫女宦官,而是崔樱儿本人。

在这之前,北凉国的河西王在外交上屡屡受挫,开始怀疑宫中暗藏内奸,经过一系列的试探交锋,河西王的疑点渐渐落到了他一向宠信的禁军统帅宇文宸昊身上。为了保护宇文宸昊,崔樱儿不惜暴露自己来转移河西王的视线。于是,在河西王的精心布控下,王后被神秘人下了毒,身患重疾,一病不起。

可当宇文宸昊悄悄查实了凶手,却被崔樱儿告知,她是明知有毒,甘愿以身犯险,这样既可保全宇文宸昊,又能成全北魏帝和父亲,换得母国向北凉宣战的理由。

宇文宸昊飞鸽传书,将情报送到北魏。于是,最后一场统一北方的战争拉开了大幕。

挥师而来的北魏大军兵临城下,宇文宸昊更在铁骑下救出了被当作人质的崔樱儿。

大势已去的河西王率领五千文武群臣,出城投降。就此,北魏终结了中国北方自西晋以后135年的十六国分裂局面,与南方的刘宋政权形成了南北对峙的格局,正式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的南北朝时代。


秦朗不知不觉地从白天读到深夜,又从深夜读到黎明,那脉络清晰却悬念迭起、丝丝相扣的谍战情节,那被主人公竭力克制却荡气回肠的生死爱恋,吸引着他废寝忘食地把整本小说一口气读完。

他越读越深信,这就是罗曼所写的小说。满纸的风云分明都是她独特的芬芳,整个故事不但构思精巧,文字锤炼,气象广博,情感更是饱满得像吸满了水的海绵,淋漓尽致地流淌在字里行间。

小说在明确的时代背景下,于血雨腥风的历史大事件中融入了小人物跌宕起伏的个体命运,将真实的历史和谍战、悬疑、言情融为一体,实中贯虚,虚中见实。

那些以往只在正史中出现的刻板而平面的历史人物,在这故事的铺展中变得血肉丰满、活灵活现。无论是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还是魏晋南北朝独有的千古风雅,都被作者深刻又生动地展现在笔端。

除了罗曼,他想象不出还有谁会把这些人物和这个故事写得这么扎实又平缓,周致又精彩。

他记起去年夏天在重庆拍那部谍战剧时,曾把自己对所演角色为了信仰忍辱负重的各种心理剖析和表演心得写成了人物小传。罗曼读了以后很喜欢,问他要去留作纪念。

想到这里,秦朗的嘴角不由得浮起一丝微笑。禾夕——这不正是将他的“秦”和她的“罗”上下拆分后,各取一半融合而成的笔名吗!

他看出,她是在用这个名字和这部小说纪念他和她的感情。尤其当他读到——


九死一生、不辱使命的宇文宸昊与“武威公主”拓跋闻樱回到母国北魏。北魏帝恩准了养子的请求,下旨将武威公主赐婚给他。

然而这一次,宇文宸昊又被圣上蒙在了鼓里。北魏帝赐婚的是自己亲生的女儿,真正的武威公主。而崔樱儿完成了她的使命,即使她摘去了拓跋闻樱的面具,也因中毒太深,落下了终身不育的残疾,北魏帝认为她已配不上一身武功、一世英名的宇文宸昊,更不能因她的存在使天下人知道当初圣上出于私心的调包之举。

崔樱儿万念俱灰之下,深知自己即使抗得过皇命,也抗不过天命。于是在宇文宸昊与武威公主的成婚之夜,悄然随父亲举家南迁,避祸江南。她给宇文宸昊留下了折枝的绿樱,从此消失在他的世界中……


“说吧,她在哪里?”秦朗一跨进沙鸥家的门,便开门见山地问。

“你问的是谁?”

“不要装了。”他自信地笑了,“禾夕就是罗曼。就算把我的双眼挖出来,我也能确定这小说和五集剧本都是她写的。”

沙鸥避开秦朗的目光,暗自咽了下口水,沉吟道:“我不能确定你猜得对不对,更不知道她在哪里......”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偷看了一眼秦朗的反应,见他始终双眼紧盯着自己,盯得她越发局促起来。

我没见过禾夕本人,只是跟她取得了联系。”她嚅嗫着,终于还是像下了决心般地道,“现在我只想问你,如果这个剧通过申报立了项,你愿不愿接演男一号,并担任导演?”

秦朗的双眼一亮:“这是她的意思?”

“这你别管!”沙鸥正色道,“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买下了这部小说的电视剧版权。但是签约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沙鸥盯着秦朗,一字一句地答道:“她在合同条款上加过一条,绝不允许我跟任何人透露有关作者的任何个人信息,否则将被视作违约,她随时会收回版权。你知道,眼下谁都在抢好故事,好剧本。好不容易让我遇上这么稀缺的机会,一旦失手,跟着它就会落到别的公司手里。所以你别为难我。”

秦朗不做声了,好半晌才说:“是不是我答应担任这部戏的导演和主演,就可以跟她取得联系了?”

“这我必须先问她才行。”沙鸥耸了耸肩,这动作让秦朗立时想起了罗曼。显然,沙鸥跟罗曼在一起时间久了,潜移默化中受了她很大影响。

秦朗要的答复第二天就到了。沙鸥说,小说的作者禾夕将亲自担任编剧,并已同意,在秦朗加入这部剧的创作期间,可以以导演和主演的身份跟她进行工作上的沟通。

“她说了,仅限于工作方面,而且不能电话和视频,必须是文字交流,便于留底。”沙鸥强调着,“项目前期需要时间筹备,人家禾夕也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马上写完剧本。你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把跟殷本超的官司打完才能接活。这事不用急,虽然我还在封笔期,但我会利用之前的资源,亲自担任这个戏的制片人和监制。”

秦朗怎能不急?他现在巴不得立刻结束跟殷本超的诉讼,讨还自由,然后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中去。

即使沙鸥不便告诉他真相,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终于离罗曼越来越近了,甚至感觉到她就站在自己身后。

聪明如他,自从读了小说的结尾,多少已猜出了罗曼离开他的真正苦衷。他想起他为她弹琴唱歌时她夺眶而出的眼泪,想起她当时说要把已经写好的结尾重新改一下,也同样想起他向她承诺过,永远不会让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的悲剧发生在他俩身上……

他在这部名为《闻樱》的小说里看到的不仅是历史,也读出了作者对传统和世俗价值观的影射。作者通过崔樱儿的无奈、愤懑和绝望的出走,写出了故事的普世性和现代感。这其实是每一个优秀的历史小说作家的共同追求,都会把自己对人生和人性的感悟展现在作品中。

这是秦朗想要的题材。他相信罗曼有足够的能力在短时间内把原著改编成一部优秀的电视剧剧本,并能在剧本的字里行间激发出他作为导演和主演的创作灵感。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