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作者:谢忠明    更新时间:2020-05-22 10:10:52

“黑塞几乎像诗人一样也是个道地的画家。他的若干诗集里还包含复印的水彩画作,显然让诗歌的意义更为生动形象。这些插图传达出一种几近天真的柔顺气息。然而,不论是诗还是画,两者全都充溢着自然的香气。它们泄露出作者与现象世界的无比完美深刻的内在联系,在其纯粹的和谐之音中找不出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协和音。”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

黑塞画过故乡堤契诺的水彩画约有三千幅,这些画作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感觉,他已经抵达终老的地方,找到了终身伴侣。黑塞一开始画风景、建筑和植物就不强求逼真,而是将这些色彩变得抽象、柔和、更具装饰性。黑塞笔下的色彩变得明亮许多、层次更多,他说过一句如此宁静的话:“色彩之间,彼此会产生某种音乐。”

黑塞的眼睛画作,令人看到堤契诺的脱俗,虽然那里日后变成了人声鼎沸的旅游区,但是他却掌握了独属于自己的宁静。尽管如此,但是黑塞从未进入正规美术学院学习,毕竟画完了三千幅画作,可谓是震撼人心。

根据多年从事美术专业的经验,我凭着自己的**,十分意外地发现黑塞的灵感画作,感若同游。黑塞作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同时也是一名画家。黑塞这样擅长用散文随笔描述堤契诺乡村的田园生活,具有天然奇妙的图画。对黑塞来说,绘画就是他的生命,他将自己对于生活的热爱和渴望都寄托在堤契诺乡村的田园生活里,正如他自己所言:“如今我不再如醉如痴,也不再想将远方的美丽及自己的快乐和爱的人分享。我的心已不再是春天我的心已是夏天。我比当年更优雅,更内敛,更深刻,更洗练,也更心存感激。我孤独,但不为寂寞所苦,我别无所求。我乐于让阳光晒熟。我的眼光满足于所见事物,我学会了看,世界变美了。”黑塞在村口买了一块地,建起了自己的农舍和庭园。他从此开始种植蔬菜、瓜果、树木还有大量的花卉等,以大自然为伴,一直度过简单而质朴的生活。在这样的田园生活,黑塞每天都要花去大量的时间在农园里耕作、种植等,他把一切时间分成两块,一块给书房,一块给园艺。

黑塞对堤契诺的一片情结,成为他创作中与写作同样重要的绘画。最后,黑塞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我常常在拔除野草的时候这样联想,一面让身体进行机械性的劳动,一面在心里和我故事中的主角进行对话,与他闲话家常。”

黑塞说过这样的话:“我年已不惑,但突然开始画起绘画来。并不是我以画家自居或想成为画家。可是画画真是奇妙,它使人更开心,也更有耐性。而且画完画手指总是红红绿绿,不像写文章只会把手指弄黑。”他借自然景色来讲述自己的心灵感受,热爱大自然,灵魂的归宿向往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具有超凡脱俗的享受,获得对大自然的追溯。

我的感觉非常强烈,凝神一望,关注黑塞的整个画作,立刻想起了卡夫卡说过:“一个笼子在寻找一只鸟。”黑塞不是盼望寻找这样的灵感吗?

黑塞的生命在整个作品中延续下去,影响着世界各地一代又一代人。

黑塞撷取那样的环境灵感而又创造这样的气氛灵感,将常人眼中平平淡淡淡得近乎枯燥无味的生活画出了令人精彩的新意,形成了他独特的美学观。

2016年6月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