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作者:谢忠明    更新时间:2020-05-22 10:14:48

不知多少年,我断断续续地拜读了《金瓶梅》小说,也断断续续地欣赏了《金瓶梅》插图,特别是《金瓶梅》的许多插图都是展露出何等异彩的印象深刻的艺术风格,使人获得极端完美的直观感受。可见一斑的是,历代许多画家在《金瓶梅》插图中纷纷挥发了各自为专的特长,他们画出了一幅幅五颜六色的精雕细琢的插图,在古代插图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金瓶梅》一幅幅看似简单的插图,里面却是藏着很深的寓意,值得大多数人细细青睐、细细观赏,作为永久珍藏、提供后代。

因此,我不是拜读《金瓶梅》小说,而是欣赏《金瓶梅》插图。

以《水浒传》中描写武松杀嫂的一段故事为《金瓶梅》的引言,在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里,饮食男女方面更多倾向于恣肆铺陈的性行为,触犯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最**的神经,揭露了明代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金瓶梅》的书名由潘金莲、李瓶儿和庞春梅三个女人的名字组成,整个故事顺着逐年逐月展开过来,记录了一个普通人家的日常生活,同时又是一部晚明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都生活在西门庆的身边,尽情尽力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炫耀着自己的身手,伴随着一种强烈欲望的是取代自己的地位。主人翁西门庆这么先后嫁接六房妻妾进行百般周旋的应付,从贪嗔痴慢至尔虞我诈,简直是家丑不可外扬。在短促的时间中,西门庆把一个资产翻了好几倍,又在外边与各色妓女相互往来,频繁度过花天酒地的腐化生活,最终纵欲过度而暴毙身亡。西门庆的老婆们,往往是各家各户的小算盘,等到他死了以后,她们闹得跑的跑、死的死、卖的卖、嫁的嫁,最后的结局是树倒猢狲散。《金瓶梅》以西门庆的家庭经营为背景,暴露出来情欲、贸易、贿赂、争夺、死亡等的一系列丑闻,用寥寥数笔勾勒出栩栩如生的人物,画出何等深刻的情节,简直令人石破天惊。

自从《金瓶梅》诞生以来,明朝嘉靖年间的崇祯刻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的版画亮出了人物鲜活、刻工精湛、毫发清晰、肉眼可见的画面,对于当时的社会生活风尚,无论人事、礼仪、饮食、服饰等,都是无不曲尽其详,见是古版《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的留言:“酒楼茶坊和秀阁深院,贫富难别;虔婆淫僧和荡妇浪子,啼笑同式;身段既太呆滞,请问风姿何来?眉目未能传情,自然生气全伤;毋说心绪不见曲曲达出,就是姿态也一一无神;不失之笔墨稚嫩,即患结构简率,无怪识者都认为缺陷,是艺林中一大憾事”。

在进入清代以后,《金瓶梅》的插图就一直围绕着明代的这一本书,并且进行了一定的改良和创作,增加了部分人物的肖像,其中最为珍贵的作品就是清宫珍宝皕美图,一共有二百幅,无论是在质量还是在数量上面,都是首屈一指的。可惜的终局,这部旷世奇作遭受了历代战乱的劫掠,结果流散在海外,至今下落不明。现在,有的一些消息都是在有关书籍上搜集过来的,我们当然期待《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总有一天可以出现的日子。

华裔美国图书馆学家袁同礼、版本学家徐森玉、文献学家赵万里等共同私人集资购入,并且以“古佚小说刊行社”的名义将《金瓶梅》原色原大影印出来,同时配以明代崇祯刻本《金瓶梅》版画二百幅,每部定价一百大洋,以所得利润补偿书价。据了解,鲁迅当时在上海也义购一部,文化界传为美谈。不久,富晋书社店主王富晋为了谋利,暗将此书盗印,被北平图书馆察觉了,该馆为维护版权利益而对簿公堂。经判决予以处罚,对富晋书社进行封门停业的调查。此段文坛公案曾见诸报端,明代崇祯刻本《金瓶梅》版画因祸得福,一跃而成为孤本《金瓶梅词话》的标准插图本。 

《金瓶梅》为广大读者所喜爱、电影戏剧界的艺术家们所礼遇,也是新老画家的作品不断涌现出来,由此可以看出新老画家对《金瓶梅》小说的肯定和热爱。现今,进入了互联网时代,过去年代以图片为基础的插图作为文字的附属品为《金瓶梅》网络插图上迎来了更大的发展创作空间,一下子亮出来了一种味道、一种色彩、一种姿势、一种情绪、一种质感等,从此开始日益凸显出来。《金瓶梅》绘图的创作涵盖了几乎所有门类和技法的范围内,包括版画、工笔画、油画、水彩、白描、连环画、动漫、刺绣等,这些作品形式精密,措辞严谨,呈现出一种娴熟精彩的表现艺术,更难能可贵的是那种丰富的情感与细致的思考十分完美地融为一体,使人感到独具魅力。

纵观明代崇祯刻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民初时期曹涵美、胡也佛绘《金瓶梅》、张光字绘《金瓶梅画传》、关山美绘《金瓶梅全图》等,还有《古玩谈旧闻》中载有民国时期张学良藏有长卷春画一百单八式……历代画家们在各自风格的《金瓶梅》插图的独角戏中,关于《金瓶梅》插图创作的确切作者,金学界一直仍然存在争议。绘画最好的是,我从《金瓶梅》卷帙浩繁的海量插图中指定一下两个民国时期画家的名字:曹涵美、胡也佛。 

曹涵美的《金瓶梅全图》开创了《金瓶梅》的连环画时代,胡也佛的《金瓶梅秘戏图》善于运用西洋画中透视的技法,他俩都是对于整个画面的细节真的掌控自如,如此画面纷呈出来一物一态、一静一动、精致细腻、妩媚多姿的构图,达到了一个各抒己见的巅峰。

“无《金瓶梅》原文不能显曹画之能,无曹画也不能穷《金瓶梅》之妙。” 

曹涵美以十分精湛的笔法勾勒出《金瓶梅》插图,他画过了七八年《金瓶梅》,数易其稿,精益求精,合图500幅。根据《金瓶梅》全书旨意,逐节绘图。即使不读原文,也可贯通前后情节。《金瓶梅》画中各异人物,笔致格外精工,线条十分勾勒,造形颇具动态。曹涵美对于原书中的床第之事,基本都是采用侧面暗示、点到即止的简化进行处理的,通过描绘女性若隐若现的人体线条来暗示情节发展,从而保持画面整体的含蓄性。曹涵美的画中出现的全景就是华厦深院、街坊茶舍、室内陈设等,特别是在无锡钱庄、米行、纺织公司做帐房先生,最能体察到人世间的炎凉百态和财迷从事油盐酱醋行业的真正价值,使他能够准确扣住时代的文化和商业脉搏,既不过分媚俗,又不曲高和寡,而是以一种生活的真趣吸引不少读者,达到商业与艺术的高度统一。曹涵美的画技十分精美,简直过目难忘,犹如署名慧子者说:“曹涵美先生乃擅绘工笔画,闻于世。现在把这《金瓶梅》作为连环画的题材,以异常工细之笔触,圆熟的技巧,表现出人物的动态、背景的布置,一丝一毫,没有含糊,十分大胆,十分细腻,可以说达到了素描画的艺术最高峰。”      

在曹涵美的画笔下,都是呈现出来挑逗有度、撩拨含蓄的意图,他的画技充分运用了古今中外各种表现手法,画面背景删繁就简、线条老练、笔触挺秀、织而有力、章法新颖、繁而不紊等,充分聚集了人物惟妙惟肖、无一雷同的各种表情。每一幅插图的工细处,工细到了极点;每一幅插图的传神处,传神到了极点。每一幅画面吹毫欲活,喜笑怒骂,曲尽其态,魂不附体。《金瓶梅》插图的角度不断交换的方向是远景、近景、仰视、俯视等,西门庆、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的动作多角度、多层次地展现了挥金如土、荒淫无度的全貌,可见“巧立名目,争新竞异”。经历了多年的500幅《金瓶梅》插图不愧是连环画库中的拔尖之作,终于可见的就是现在《金瓶梅》售价58000.00元。         

曹涵美运用连环漫画的形式,在传统工笔画的基础上又借鉴了西洋画素描的绘画原理,大胆地以艺术家的审美眼光对作品进行演绎,经过讲究严谨的构思、人体结构的创作,并且糅入图案、木刻等绘画技法,风格别具一格,具有独道之处,使一部“淫”书更显生动、可观。《金瓶梅》连环漫画的创作对于曹涵美来说,绝对不是一种灵感忽然而至的狂欢性创作,他的创作手法是在继承本民族优良的现实主义艺术传统的基础上,吸收了一些外来的优秀的艺术表现方法,对今天来说仍具有很好的借鉴和吸收的价值。

胡也佛的《金瓶梅秘戏图》画得精巧别致,真是别树一帜。

在创作《金瓶梅秘戏图》插图的时候,胡也佛善于运用西洋画中透视的技法,既重写意,也重写实,不放过一物一态、一丝一毫的细节,以一手“铁线游丝”的绝活而独领风骚,使《金瓶梅秘戏图》彩绘画作达到了一个高峰,这也是众多春画中的杰作。胡也佛具有扎实的西洋画基础,也具有很高的天赋和悟性,他的画法多以铁线描、游丝描的勾勒,线条方法是正圆、椭圆、弧线等,凭借自己的感觉敷色,几十年孜孜不倦的创作探索,以十分特殊的毛笔,画过人物造型、室内陈设、背景布置、官窑胆瓶、瓶内插花、点心果盒、菜肴盘盏等,连鸡鸭猫鼠动作、服饰冠冕式样、外间景色铺陈也画过,体现出融会贯通而又别出心裁的幽人野客,令人获得几分标致的感觉。《金瓶梅秘戏图》画中人物的表情十分生动,无论眉挑目语、伸手露腿、房事之间等的动作及其顾盼呼应,都是可窥动感。比例,潘金莲的风骚**、西门庆的猥陋委琐等,从中暴露了他们的行为不端。胡也佛抓住了有利于传神、眼神、手势、身姿与重要细节,足以显现人物内在本质的外形描绘,真实地展示不同人物的性格、个性与内心世界。胡也佛深入研究传统,广泛吸收外来创作方式和技巧的成果。据记载,胡也佛应当时上海某银行董事长周某的邀画《金瓶梅》,他参考了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出版物和日本方面的绘画,作画中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均不草率了事,也对人物体态、须发的勾勒更是精致细密,每成一图都要数天乃至一个月,可见其对艺术创作的呕心沥血。《金瓶梅秘戏图》画中的配景也是精彩纷呈、曲尽其态,胡也佛十分熟练地运用传统笔墨的功力,将室内的古董清玩、桌椅家具和室外的亭台水榭、回廊曲槛、假山芭蕉、烟云竹林等景致呈现出来,彼此之间的声音混杂交响,神秘感觉席卷了每个院落。《金瓶梅秘戏图》一系列作品善于以自然景物或室内陈设为铺叙,具有传统的诗情画意美。胡也佛在绘画中的传统笔墨与设色的精彩表现,他的线条功夫很高,画技与众不同,至今仍是海内一绝。

胡也佛的《金瓶梅秘戏图》一共创作了30幅插图,完全突破了统一时空的局限,在绘画中表现了新的创作方法,给《金瓶梅秘戏图》注入了新内容。胡也佛传承了前人之风范,博采众家之长,既状物传神,又抒情达意,还显现个人风格,实在妙手精绘,而且能独出机抒,自成一家风骨。胡也佛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不擅交际,口才也不好,但为人和蔼可亲,是一位谦谦君子。绘制春画正是在当时为不甚光彩的事,胡也佛请名家刻了一方“宁天下人负我”的印,有得罪于天下人的想法。香港著名作家董桥弄到了一幅胡也佛的《金瓶梅》工笔春宫,于是猜想胡也佛盛年时“也画了许多卖钱的春画”,接着又写了《胡也佛的女人们》一文:胡也佛的画法“一生所画的仕女最出名,都说是仇十洲第二,张大千自认画不出胡也佛笔下仕女的那股媚韵”。从胡也佛的作品看出,对整个人物的线条更是勾勒细密,得到了藏家的极力追捧。    

现在,不少媒体纷纷发表了《金瓶梅》的不同看法,连网络微博、手机微信也发表了《金瓶梅》的不同评语。就此,我不得不写《金瓶梅》的一些感想,只有相当认知传统文化的人,才能够真正读懂读透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的字味:“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罗裙高挑,肩膀上露两湾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誓海盟山,搏弄的千般旖妮;羞云怯雨,操搓的万种妖娆。恰恰莺声不离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扬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微微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直饶匹配眷姻谐,真个偷情滋味美。”揭开了《金瓶梅》的神秘面纱,这种离经叛道、挑战传统的描画方式,与中国人惯常的遮遮掩掩完全是不同的,由于对两性关系描画的赤裸与直率,这一露出画出人性的可笑、人性的可怕,还有人性的可悯,也画出结实丑陋的人性。《金瓶梅》里处处都是隐喻,折射出社会现实,透析人性的善恶。

奥地利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弗洛伊德说过:“女人越是轻浮放荡,就越使男人爱得发狂。同这种女人相爱,往往使他们魂销骨酥,不能自拔。但一旦爱上之后,又要求她们对自己忠实。”我认为,每个人都是情欲的奴隶。

《金瓶梅》的整个插图如此不同凡响,使我大开眼界,简直是百看不厌。

2018年12月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